图片 3

  西侧佛寺遗址主要由三个土堆组成,  对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的勘探

倒塌的土坯堆积

西侧佛寺遗址主要由三个土堆组成,西边一个,东边两个,其中东北部的土堆已发掘过,结果显示它是一处佛殿建筑。本次发掘的主要是位于东南部的土堆。

  第一次对整个红河古城遗址分布区进行了大面积测绘。结果显示,整个红河古城由内城和外城组成,均呈长方形。外城利用了内城的北墙,将内城包在其中。外城东西长980米,南北宽750米;内城南北长440米,东西宽360米。整个遗址区东西最长1800米,南北最宽1600米,总占地面积约2平方公里。从早期的调查测绘图可以看出,在整个大城的东边,还有一个范围更大的外郭城,现在除北墙还残存一些遗迹外,其余外郭城墙均无迹可寻。

  9月3日下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对外公布了今年以来该院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红河古城,与吉方合作开展的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项目的最新发掘成果。此次考古初步廓清了西侧佛寺遗址的围墙范围,第一次对整个红河古城遗址进行了比较精确的测绘,同时也积累了在中亚地区发掘土坯类遗迹的相关经验。

图片 1

图片 2倒塌的土坯堆积。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供图

  红河古城位于吉尔吉斯斯坦楚河州坎特镇,红河古城因红河村而得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据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田有前副研究员介绍,考古工作者运用RTK技术,第一次对整个红河古城遗址分布区进行了大面积测绘。RTK是一种新的常用的GPS测量方法,能够在野外实时得到厘米级定位精度的测量方法。结果显示,整个古城由内城、外城组成,均呈长方形。外城东西长980米,南北宽750米;内城南北长440米,东西宽360米。整个遗址区东西最长1800米,南北最宽1600米,总占地面积约2平方公里。“从早期的调查测绘图可以看出,在整个大城的东边,还有一个范围更大的外郭城,现在除北墙还残存一些遗迹外,其余外郭城墙均无迹可寻。”
田有前介绍,从文献记载和现场发掘看,红河古城西侧的佛寺遗址曾被人为发掘过,并将挖出的土堆放在遗址的边缘。遗址主要分为两层,上层为晚期挖掘的二次堆积,下层为倒塌的土坯砖堆积。除部分墙体可以确认外,其余土坯砖均为散乱分布。遗址内出土了大量的陶片和一些砖块,还有少量的钱币、铜耳环、铜片等遗物。初步推断,这些遗物的年代约为10~12世纪,属于喀喇汗时期。通过发掘,确认本次发掘点(5-d)是一处建筑基址,至于该建筑的具体性质,尚待进一步的考古工作确定。

陶罐

此外,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还专门派出文物保护人员,指导现场文物的提取保护,以及对小件铜器的清理修复。在遗址发掘结束后,还对发掘区进行了覆盖保护。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3日透露,考古人员第一次对位于吉尔吉斯斯坦的整个红河古城遗址进行了比较精确的测绘,同时积累了在中亚地区发掘土坯类遗迹的相关经验。

  今年6月底至8月上旬,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吉尔吉斯斯坦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首次对整个红河古城遗址进行了比较精确的测绘;通过对红河古城西侧的佛寺遗址进行的考古发掘发现,该遗址主要由3个土堆组成,西边一个,东边两个,其中东北部的土堆已于2011年至2016年发掘过,结果显示它是一处佛殿建筑。

  发掘期间,吉尔吉斯斯坦文化部专家及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所长等多次到访发掘工地,并对此次发掘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

红河古城位于吉尔吉斯斯坦楚河州坎特镇,红河古城因红河村而得名。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与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科学院历史与文化遗产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对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对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的勘探,是第一次将中国考古学中常用的勘探技术运用到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考古发掘中。本次勘探最大的收获,是搞清楚了佛寺周围的围墙遗迹。围墙主要分布于寺院的南、西、北三面,由于晚期水渠的破坏,未发现东面的围墙遗迹。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还专门派出文物保护人员,指导现场文物的提取保护,以及对小件铜器的清理修复。在遗址发掘结束后,还对发掘区进行了覆盖保护。

图片 3

对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的勘探,是第一次将中国考古学中常用的勘探技术运用到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考古发掘中。本次勘探最大的收获,是搞清楚了佛寺周围的围墙遗迹。围墙主要分布于寺院的南、西、北三面,由于晚期水渠的破坏,未发现东面的围墙遗迹。

  西侧佛寺遗址主要由三个土堆组成,西边一个,东边两个,其中东北部的土堆已发掘过,结果显示它是一处佛殿建筑。本次发掘的主要是位于东南部的土堆。

  在今年发掘中,陕西省考古研究院首次将中国考古学中常用的勘探技术运用到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考古发掘,发掘中综合运用了多种手段,如勘探、RTK测量、全站仪测绘、无人机航拍、三维扫面技术等,对红河古城进行了全方位记录。对红河古城西侧佛寺遗址勘探最大的收获,是廓清了佛寺遗址的围墙范围和周围的围墙遗迹。围墙主要分布于寺院的南、西、北三面,由于晚期水渠的破坏,未发现东面的围墙遗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