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元福为威州刺史新莆京:,药元福出生山西太原

俄与曹英、向训讨慕容彦超于兖州,元福为行营马步军都虞候。诏元福自晋州率所部入朝,即遣东行,赐六铢、袍带、鞍马、器仗。周祖谓曰:“比用曹州防御使郑璋,我度彦超凶狡,多计谋,恐璋不能集事,选尔代之。已敕曹英、向训不令以军礼见汝。”及至军中,英、训皆尊礼之,当时有为宿将。筑连城以围兖,彦超昼夜出兵,元福屡击败之,遂闭壁不敢出。十余日,元福营栅皆就,又穴地及筑土山,百道攻其城。会周祖亲征,元福以所部先入羊马城,诸军鼓噪角进,拔之。以功授建雄军节度。

赵晁,真定人。初事杜重威为列校。重威诛,属周祖镇邺中,晁因委质麾下。周祖开国,擢为作坊副使。慕容彦超据兖州叛,以晁为行营步军都监。兖州平,转作坊使。晁自以逮事霸府,复有军功,而迁拜不满所望,居常怏怏。时枢密使王峻秉政,晁疑其轧己。一日使酒诣其第,毁峻,峻不之责。世宗嗣位,改控鹤左厢都指挥使、领贺州刺史。

开宝初,彦超自凤翔来朝,与武行德、郭从义、白重赞、杨廷璋俱侍曲宴。太祖从容谓曰:“卿等皆国家旧臣,久临剧镇,王事鞅掌,非朕所以优贤之意。”彦超知旨,即前奏曰:“臣无勋劳,久冒荣宠,今已衰朽,愿乞骸骨归丘园,臣之愿也。”行德等竟自陈夙昔战功及履历艰苦,帝曰:“此异代事,何足论?”翌日,皆罢行德等节镇。时议以此许彦超。

药元福出生山西太原,是五代十国时期名将。他一生历经唐、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宋六朝,胆识过人又智勇双全,颇受石重贵、柴荣等人赏识;他在抗击契丹、党项的多次战役中战功赫赫,人称骁将。药元福曾任侍中、太师等职,于公元960年逝世,逝世77岁,葬在洛阳北原金谷乡。人物生平
早期经历
药元福自幼胆量过人,骑马射箭,无所不能。最初,他在邢州帅守王檀部下为厅头军使,即以勇敢著称。后唐时历任拱卫、威和亲从马斗军都校、天平军内外马军都指挥使,后晋天福年间累迁至深州刺史。
抗击契丹
后晋开运元年,契丹军队大举南侵。攻陷甘陵、围困魏州,部队到了黄河边,后晋少帝石重贵率兵至澶州与契丹军对峙。契丹军队在城北列阵,东西相连,登城望之,看不见队列的边际。当时,药元福任左千牛卫将军,领兵守卫在后晋军队阵地的东部。澶州人马破龙告诉契丹人,如果先攻占晋军的东边,就可以夺取到入城的浮桥,契丹人相信了,集中精锐部队向晋军东部进攻。药元福与后晋另一将领慕容邺,各自率领200名骑兵为一队。跃马冲出迎战,他舞动手中铁挝,连毙敌军数人,左冲右突,所向披靡。契丹军队遭到迎头痛击,被打得溃不成军。后晋少帝石重贵登城观战,看到药元福挺身力战,把他召来抚慰,对他说:“你这样奋不顾身地作战,就是古代那些忠烈将士也不过如此。”药元福的马中了三只箭,石重贵选择了一匹名马赐给他骑乘。第二天交战之前,石重贵当前封药元福为郑州刺史,但因为权臣阻拦,只封为原州刺史,后改为泰州刺史。
后晋开运二年,契丹军队再次南侵。朝廷命令药元福与李守贞、符彦卿等后晋将领率兵御敌于阳城,在军中担任任右厢副排阵使之职。后晋军队排列成方阵,外设拒马构成营寨。契丹出奇兵绕至后晋军队的后方,截断了后晋军队的粮食供应。后晋军队缺乏饮水,兵士、马匹都饥渴难耐。他们在营寨中匆匆凿井,还没挖到水,土壁就坍塌了。契丹军队又顺风扬起尘土,一时天昏地暗,后晋军队连眼睛也睁不开。几位将领想等到风向反过去后再开战。药元福、李守贞等不以为然。他俩打开拒马,率领手下骑兵冲出营寨。其他将领见状,也率兵随后杀出。契丹军队措手不及,被杀得大败而逃。后晋军队一直追杀了20余里,歼灭了大批敌军,俘获了许多辎重粮草,契丹军队的统帅仅带着百余名骑兵逃走。这次战役之后,药元福被任命为威州刺史。
大破党项
后晋开运三年,王令温代替冯晖为灵武节度使,他用中原的法度来管理当地少数民族,诸胡人都颇为怨恨愤怒,共同谋划叛乱。拓跋彦超、石存、也厮褒三个部族的首领联合进攻灵州,王令温派人从小道上奏朝廷,朝廷令河阳节度使冯晖去镇守朔方,召集关右一带的军队讨伐叛乱,药元福奉命统领冯晖行营的骑兵。二人出威州到土桥西边的时候,遇到拓跋彦超所部七千余人,半路伏击,药元福率部且战且走,转战五十多里,斩首敌军千余首级,生擒三十多人,又派遣部下从灵州救出王令温,护送到洛阳。
药元福护送冯晖继续向朔方进发。朔方距离威州七百余里,沿途无水草,号称旱海,部队需要带大量粮食行军,但到耀德的时候,粮食吃没了,等天明之后,又走了四十里,被拓跋彦超率军拦住,其部数万人,列成三个大阵,扼守住要路,占据了水泉,等待药元福他们的到来,后晋军士见此情形都非常惊恐。冯晖派人送去金银财物,请求和解,拓跋彦超也同意了,双方使者往还数次,到中午了,还没有谈好,部队仍然列队以待。药元福看出不对,对冯晖说:”他们知道我军又渴又饿,把我们围困在险地,虽然答应我们和谈,但到中等了还没谈好,他们这样做,咱们怎么能相信他们呢?他这是想困死咱们。拖延到晚上,我军又累又渴,没有了战斗力,大家只能被人家生擒了。“冯晖大惊,说:”那怎么办?“药元福说:”他们虽然人多,但真正精锐的士兵少,除了依西山列阵的是那只精锐部队,其他的都不足为患,我率领部下的骑兵先击溃西山的敌军,您严阵不动,等到敌军被我杀的稍稍后退的时候,咱们以举黄旗为号,黄旗一举就合围进击,敌军必败。“冯晖同意了他的计策,药元福就率部出击,敌军果然被击溃,药元福马上举起黄旗招呼冯晖合击,冯晖率军跟进,拓拔彦超大败,尸横遍野。当晚,后晋军进入清边军休息。次日到了灵州。药元福完成护送任务之后,回到威州。皇帝下令赐给冯晖和他衣带缯帛银器。
连平叛军
后晋灭亡之后,药元福归顺后汉皇帝刘知远。刘知远死后,其子刘承佑即位,改元乾佑,不久,驻守凤翔的王景崇起兵造反,药元福前往凤翔讨伐。王景崇退至宝鸡,依山设栅栏为寨。后蜀数万人马来增援王景崇,后汉军都监李彦率数千人抵敌。因众寡悬殊,后汉军逐渐后退。这时,药元福领着数百名骑兵由后面赶来,下令凡回头者皆斩。后汉军拼死向前,大败后蜀军,一直追到大散关,歼敌3000余入。凤翔平定后,药元福以功升为淄州刺史。
后周广顺元年,药元福随从王彦超讨伐徐州叛将杨温,任行营兵马都监。数月讨平,药元福率兵还京,改任陈州防御使。
不久,北汉刘崇联合辽军侵扰晋州。药元福随从枢密使王峻前往抵御,任西北面都排阵使。后周大军到了蒙坑之后,刘崇听到后周大军将至,连夜烧了营寨逃去。王峻命令药元福、仇超、陈思让等人率兵追击。刚出发,王峻又派人命令他们停止追击。药元福对同行的几位将领说:“刘崇召契丹人来扰乱边境,是想疲弊我们。现在还不交兵,敌人就逃了,应该深入追击,以挫败他们的气势。”几位将领胆小怕事,追击只得停止。第二年调兵增强晋州的守备时,后周太祖郭威对身边的近臣说;“去年刘崇逃跑的时候,如果听从药元福的话,就没有边患了。”
随后,药元福又被任命为行营马步军都虞侯,随曹英、向训前往兖州征讨慕容彦超。郭威下诏,让他先自晋州率兵入京城,郭威赐给他袍带、鞍马和各种器杖,优诏褒奖,然后对他说:”本来想用曹州防御使郑璋为将,但我考虑慕容彦超凶残狡猾,怕郑璋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难色代替郑璋出征。我已经下令曹英、向训不能用军中礼仪管束你。“药元福到兖州军中后,曹英、向训都以礼待之,尊崇为宿将。后周军修筑连城围城。慕容彦超昼夜出兵,阻止周军筑城,但均被药元福击退,只得闭关不出。十数天后,连城栅栏完工,药元福又挖地道,堆土山,用多种方法攻城。这时,郭威也亲率大军赶到。药元福所部最先攻入城中,大军随后而进,攻克兖州。荮元福以功被授为建雄军节度使。
晚年生活
后周显德元年,继郭威为帝的周世宗柴荣在高平大败北汉和辽的联军,乘胜围攻太原。药元福任太原四面壕砦都部署,具体负责攻城事宜。当时攻城的各种器具都已准备齐全,北汉城防岌岌可危。但因连下大雨,粮草接济不上,柴荣只能下令班师。药元福认为进军容易退军难,柴荣便把殿后的任务交给了他。北汉果然出兵来追,药元福回军将敌兵击退,保卫后周大军顺利撤回。世宗特加药元福为检校太尉。其后,药元福历镇陕、定、庐、曹诸州。
北宋取代后周之后,赵匡胤加封药元福为检校太师。建隆元年九月,药元福去世,享年七十七岁,朝廷追赠他为侍中。药元福后人
长子:药重遇,殿前散指挥使。 次子:药令珂,威州衙内指挥使。
三子:药可钧,殿直。 四子:药可勋,西头供奉官。
五子:药可琼,曹州衙内都指挥使。人物评价
《宋史·卷第二百五十四·列传第十三》:“幼有胆气,善骑射。”
郭威:“去年刘崇之遁,若从药元福之言,则无边患矣。”

药元福——五代后期著名骑射骁将

药元福(883年—960年),并州晋阳人。五代时期名将。一生历唐,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宋六朝,在其中五朝为官,因其智勇双全,雄才大略,在对契丹,党项及历次战役中累立战功,被誉为‘骁将“。深受后晋石重贵和后周柴荣器重,位居太师,侍中高位。建隆元年亡故,享年七十七岁。

人物生平

早期经历

药元福自幼胆量过人,骑马射箭,无所不能。最初,他在邢州帅守王檀部下为厅头军使,即以勇敢著称。后唐时历任拱卫、威和亲从马斗军都校、天平军内外马军都指挥使,后晋天福年间累迁至深州刺史。

抗击契丹

后晋开运元年,契丹军队大举南侵。攻陷甘陵、围困魏州,部队到了黄河边,后晋少帝石重贵率兵至澶州与契丹军对峙。契丹军队在城北列阵,东西相连,登城望之,看不见队列的边际。当时,药元福任左千牛卫将军,领兵守卫在后晋军队阵地的东部。澶州人马破龙告诉契丹人,如果先攻占晋军的东边,就可以夺取到入城的浮桥,契丹人相信了,集中精锐部队向晋军东部进攻。药元福与后晋另一将领慕容邺,各自率领200名骑兵为一队。跃马冲出迎战,他舞动手中铁挝,连毙敌军数人,左冲右突,所向披靡。契丹军队遭到迎头痛击,被打得溃不成军。后晋少帝石重贵登城观战,看到药元福挺身力战,把他召来抚慰,对他说:“你这样奋不顾身地作战,就是古代那些忠烈将士也不过如此。”药元福的马中了三只箭,石重贵选择了一匹名马赐给他骑乘。第二天交战之前,石重贵当前封药元福为郑州刺史,但因为权臣阻拦,只封为原州刺史,后改为泰州刺史。

后晋开运二年,契丹军队再次南侵。朝廷命令药元福与李守贞、符彦卿等后晋将领率兵御敌于阳城,在军中担任任右厢副排阵使之职。后晋军队排列成方阵,外设拒马构成营寨。契丹出奇兵绕至后晋军队的后方,截断了后晋军队的粮食供应。后晋军队缺乏饮水,兵士、马匹都饥渴难耐。他们在营寨中匆匆凿井,还没挖到水,土壁就坍塌了。契丹军队又顺风扬起尘土,一时天昏地暗,后晋军队连眼睛也睁不开。几位将领想等到风向反过去后再开战。药元福、李守贞等不以为然。他俩打开拒马,率领手下骑兵冲出营寨。其他将领见状,也率兵随后杀出。契丹军队措手不及,被杀得大败而逃。后晋军队一直追杀了20余里,歼灭了大批敌军,俘获了许多辎重粮草,契丹军队的统帅仅带着百余名骑兵逃走。这次战役之后,药元福被任命为威州刺史。

大破党项

后晋开运三年,王令温代替冯晖为灵武节度使,他用中原的法度来管理当地少数民族,诸胡人都颇为怨恨愤怒,共同谋划叛乱。拓跋彦超、石存、也厮褒三个部族的首领联合进攻灵州,王令温派人从小道上奏朝廷,朝廷令河阳节度使冯晖去镇守朔方,召集关右一带的军队讨伐叛乱,药元福奉命统领冯晖行营的骑兵。二人出威州到土桥西边的时候,遇到拓跋彦超所部七千余人,半路伏击,药元福率部且战且走,转战五十多里,斩首敌军千余首级,生擒三十多人,又派遣部下从灵州救出王令温,护送到洛阳。

药元福护送冯晖继续向朔方进发。朔方距离威州七百余里,沿途无水草,号称旱海,部队需要带大量粮食行军,但到耀德的时候,粮食吃没了,等天明之后,又走了四十里,被拓跋彦超率军拦住,其部数万人,列成三个大阵,扼守住要路,占据了水泉,等待药元福他们的到来,后晋军士见此情形都非常惊恐。冯晖派人送去金银财物,请求和解,拓跋彦超也同意了,双方使者往还数次,到中午了,还没有谈好,部队仍然列队以待。药元福看出不对,对冯晖说:”他们知道我军又渴又饿,把我们围困在险地,虽然答应我们和谈,但到中等了还没谈好,他们这样做,咱们怎么能相信他们呢?他这是想困死咱们。拖延到晚上,我军又累又渴,没有了战斗力,大家只能被人家生擒了。“冯晖大惊,说:”那怎么办?“药元福说:”他们虽然人多,但真正精锐的士兵少,除了依西山列阵的是那只精锐部队,其他的都不足为患,我率领部下的骑兵先击溃西山的敌军,您严阵不动,等到敌军被我杀的稍稍后退的时候,咱们以举黄旗为号,黄旗一举就合围进击,敌军必败。“冯晖同意了他的计策,药元福就率部出击,敌军果然被击溃,药元福马上举起黄旗招呼冯晖合击,冯晖率军跟进,拓拔彦超大败,尸横遍野。当晚,后晋军进入清边军休息。次日到了灵州。药元福完成护送任务之后,回到威州。皇帝下令赐给冯晖和他衣带缯帛银器。

连平叛军

后晋灭亡之后,药元福归顺后汉皇帝刘知远。刘知远死后,其子刘承佑即位,改元干佑,不久,驻守凤翔的王景崇起兵造反,药元福前往凤翔讨伐。王景崇退至宝鸡,依山设栅栏为寨。后蜀数万人马来增援王景崇,后汉军都监李彦率数千人抵敌。因众寡悬殊,后汉军逐渐后退。这时,药元福领着数百名骑兵由后面赶来,下令凡回头者皆斩。后汉军拼死向前,大败后蜀军,一直追到大散关,歼敌3000余入。凤翔平定后,药元福以功升为淄州刺史。

后周广顺元年,药元福随从王彦超讨伐徐州叛将杨温,任行营兵马都监。数月讨平,药元福率兵还京,改任陈州防御使。

不久,北汉刘崇联合辽军侵扰晋州。药元福随从枢密使王峻前往抵御,任西北面都排阵使。后周大军到了蒙坑之后,刘崇听到后周大军将至,连夜烧了营寨逃去。王峻命令药元福、仇超、陈思让等人率兵追击。刚出发,王峻又派人命令他们停止追击。药元福对同行的几位将领说:“刘崇召契丹人来扰乱边境,是想疲弊我们。现在还不交兵,敌人就逃了,应该深入追击,以挫败他们的气势。”几位将领胆小怕事,追击只得停止。第二年调兵增强晋州的守备时,后周太祖郭威对身边的近臣说;“去年刘崇逃跑的时候,如果听从药元福的话,就没有边患了。”

随后,药元福又被任命为行营马步军都虞侯,随曹英、向训前往兖州征讨慕容彦超。郭威下诏,让他先自晋州率兵入京城,郭威赐给他袍带、鞍马和各种器杖,优诏褒奖,然后对他说:”本来想用曹州防御使郑璋为将,但我考虑慕容彦超凶残狡猾,怕郑璋不是他的对手,所以难色代替郑璋出征。我已经下令曹英、向训不能用军中礼仪管束你。“药元福到兖州军中后,曹英、向训都以礼待之,尊崇为宿将。后周军修筑连城围城。慕容彦超昼夜出兵,阻止周军筑城,但均被药元福击退,只得闭关不出。十数天后,连城栅栏完工,药元福又挖地道,堆土山,用多种方法攻城。这时,郭威也亲率大军赶到。药元福所部最先攻入城中,大军随后而进,攻克兖州。荮元福以功被授为建雄军节度使。

晚年生活

后周显德元年,继郭威为帝的周世宗柴荣在高平大败北汉和辽的联军,乘胜围攻太原。药元福任太原四面壕砦都部署,具体负责攻城事宜。当时攻城的各种器具都已准备齐全,北汉城防岌岌可危。但因连下大雨,粮草接济不上,柴荣只能下令班师。药元福认为进军容易退军难,柴荣便把殿后的任务交给了他。北汉果然出兵来追,药元福回军将敌兵击退,保卫后周大军顺利撤回。世宗特加药元福为检校太尉。其后,药元福历镇陜、定、庐、曹诸州。

北宋取代后周之后,赵匡胤加封药元福为检校太师。建隆元年九月,药元福去世,享年七十七岁,朝廷追赠他为侍中。

朔方距威州七百里,无水草,号旱海,师须赍粮以行,至耀德食尽,比明,行四十里。彦超等众数万,布为三阵,扼要路,据水泉,以待晖军,军中大惧。晖遣人赂以金帛,求和解彦超许之。使者往复数四,至日中,列阵如故。元福曰:“彼知我军饥渴,邀我于险,既许和解而日中未决,此岂可信哉?欲困我耳。迁延至暮,则吾党成禽矣。”晖惊曰:“奈何?”元福曰:“彼虽众而精兵绝少,依西山为阵者是也,余不足患。元福请以麾下骑先击西山兵,公但严阵不动,俟敌少却,当举黄旗为号;旗举则合势进击,败之必矣。”晖然其策,遂率众进击,敌众果溃。元福即举黄旗以招晖,晖军继进,彦超大败,横尸蔽野。是夕,入清边军。明日,至灵州。元福还郡,诏赐晖、元福衣带缯帛银器。

李继勋,大名元城人。周祖领镇,选隶帐下。广顺初,补禁军列校,累迁至虎捷左厢都指挥使、领永州防御使。显德初,迁侍卫步军都指挥使、领昭武军节度。岁余,改领曹州。

初,彦超将致政,每戒诸子曰:“吾累为统帅,杀人多矣,身死得免为幸,必无阴德以及后,汝曹勉为善事以自庇。”及卒,诸子果无达者。宣化门内有大第,园林甚盛,不十余年,其家已鬻之矣。孙克从,咸平元年进士及第,亦止于州县。

主要成就:抗击契丹、党项

未几,刘崇引契丹扰晋州,命枢密使王峻率兵拒之,以元福为西北面都排阵使。军过蒙坑,崇夜烧营遁。峻令元福与仇超、陈思让追至霍邑,既行,又遣止之。元福谓思让等曰:“刘崇召契丹扰边,志在疲弊中国,今兵未交而遁,宜追奔深入,以挫其势。”诸将畏懦,遂止。周祖知其事,明年,因调兵戍晋州,谓左右曰:“去年刘崇之遁,若从药元福之言,则无边患矣。”

太祖即位,遣赐器币,岁一来朝,及祖以耆旧厚待之。乾德初,郊祀,诏缀中书门下班,礼与丞相等。三年,卒,年八十,赠中书令。

宰相李谷征淮南,以彦超为前军行营副部署,败淮南军二千于寿州城下。吴兵水陆来援,谷退保正阳,吴人蹑其后。会李重进兵至,合势急击,大败吴人三万余众,追北二十余里。还,改京兆尹、永兴军节度。六年夏,移镇凤翔。恭帝嗣位,加检校太师、西面缘边副都部署。

出生时间:883年

元福虽老,筋骨不衰,人或言其气貌益壮,当复领兵,必大喜,曲致礼待,或加以赠遣,时称骁将。

雍熙二年,改蔚州观察使,判冀州。会命曹彬等北征,又与内衣库使张绍勍、引进副使董愿为幽州西北道行营都监。师还,命知贝州,改滑州部署。四年,再知贝州,以疾求代,代未至,卒,年五十。赠天德军节度。

太平兴国六年,封邠国公。七年,彦超语人曰:“人臣七十致仕,古之制也。我年六十九,当自知止。”明年,表求致仕,加太子太师,给金吾上将军禄。彦超既得请,尽斥去仆妾之冗食者,居处服用,咸遵俭约。雍熙三年,卒,年七十三。赠尚书令。

所处时代:五代

明年,契丹复入。命元福与李守贞、符彦卿、皇甫遇、张彦泽等御之于阳城,为右厢副排阵使。晋师列方阵,设拒马为行砦。契丹以奇兵出阵后,断粮道,晋人乏水,士马饥渴,凿井未及泉,土辄坏塞,契丹顺风扬尘,诸将皆曰:“彼势甚锐,俟风反与战,破之必矣。”守贞与元福谋曰:“军中饥渴已甚,若俟风反出战,吾属为虏矣。彼谓我不能逆风以战,宜出其不意以击之,此兵家之奇也。”元福乃率麾下骑,开拒马出战,诸将继至,契丹大败,追北二十余里,杀获甚众,敌帅与百余骑遁去。以元福为威州刺史。

周广顺初,王彦超讨徐州叛将杨温,以元福为行营兵马都监。数月克之,率师还京,改陈州防御使。

未几,复以为永兴军节度。又以其父光禄卿致仕重霸为太子少傅致仕。乾德二年,复镇凤翔。三年,丁外艰,起复。开宝二年,为右金吾卫上将军判街仗事。

本 名:药元福

药元福,并州晋阴人。幼有胆气,善骑射。初事邢帅王檀为厅头军使,以勇敢闻。事后唐,为拱卫、威和亲从马斗军都校,天平军内外马军都指挥使。晋天福中,为深州刺史。

赵赞字元辅。本名美,后改焉。幽州蓟人。祖德钧,后唐卢龙节度,封北平王。父延寿,尚明宗女兴平公主,至枢密使、忠武军节度。

周祖平内难后,北征契丹,以彦超为行营马步左厢都排阵使,从周祖入汴。时自彭门迎湘阴公入缵位,会军变,周祖革命,即命彦超权知徐州节度。未行,湘阴公旧校巩廷美据州叛,真拜彦超武宁军节度,命讨之。彦超督战舰破其水砦,乘胜拔之。

出生地:并州晋阳

世宗高平之战,刘崇败走太原,遂纵兵围其城。以元福为同州节度,充太原四面壕砦都部署。时攻具悉备,城中危急,以粮运不继,诏令班师。元福上言曰:「进军甚易,退军甚难。”世宗曰:“一以委卿。”遂部分卒伍为方阵而南,元福以麾下为后殿,崇果出兵来追,元福击走之。师还,加检校太尉,移镇陕州。又历定、庐、曹三镇。

叛卒刘渥啸聚亡命数百人,寇耀州富平县,谋入京兆,其势甚盛。所过杀居民,夺财物,纵火而去,关右骚然。延广率兵数百,自间道追之,会渥于富平西十五里,渥众已千余人,相持久之。渥素惮延广,传言:”我草间求活,观死如鸿毛耳,侯公家世富贵,奈何不思保守,而与亡卒争一旦之命于锋镝之下。”延广怒,因击之,挺身与渥斗大树下,断渥右臂,渥脱走,乘势大破其众。渥创甚,止谷中,后数日为追兵所获。渥素号骁勇无敌,至是为延广所杀,群盗丧气,余党稍稍自归,关右以定。上嘉之,擢拜崇仪使。

又与枢密使王峻拒刘崇于晋州,彦超以骑兵进,崇遁去,授建雄军节度。复以所部追贼至霍邑,贼步骑堕崖谷,死者甚众。彦超归镇所,俄改河阳三城节度,移镇河中。

民族族群:汉族

周广顺初,王彦超讨徐州叛将杨温,以元福为行营兵马都监。数月克之,率师还京,改陈州防御使。

宋初,历祁、雄二州刺史。治军有方略,历数郡,咸有善政。开宝二年,卒年五十六。太祖甚惜之,特命中使护丧。子延广、延之、咸平二年进士及弟。

显德初,加同平章事。刘崇南寇,命彦超领兵取晋州路东向邀击,从战高平。彦超自阴地关与符彦卿会兵围汾州,诸将请急攻,彦超曰:“城已危矣,旦暮将降,我士卒精锐,傥驱以先登,必死伤者众,少待之。”翌日,州将董希颜果降。遂引兵趣石州,彦超亲鼓士乘城,躬冒矢石,数日下之,擒其守将安彦进,献行在。师还,改忠武军节度,加兼侍中。诏率所部浚胡芦河,城李晏口。工未毕,辽人万余骑来侵,彦超击败之,杀伤甚众。

去世时间:960年

宋初,加检校太师。九月卒,年七十七,赠侍中。

仁矩从益为商州牙校。益之讨张从宾也,仁矩首犯贼锋,以功领蓬州刺史,充河南牙职。从益历潞、徐、秦三镇。开运初,入为毡毯使,出为天平行军司马。

王彦超,大名临清人。性温和恭谨,能礼下土。少事后唐魏王继岌,从继岌讨蜀,还至渭南。会明宗即位,继岌遇害,左右遁去,彦超乃依凤翔重云山僧舍晖道人为徒。晖善观人,谓彦超曰:“子,富贵人也,安能久居此?”给资帛遣之。

开运初,契丹陷甘陵,围魏郡,师次于河。少帝驻军澶渊,契丹阵于城北,东西连亘,掩城两隅,登陴望之,不见其际。元福以左千牛卫将军领兵居阵东偏。澶民有马破龙者告契丹曰:“先攻其东,即浮梁可夺。”契丹信之,尽锐来战。元福与慕容邺各领二百骑为一队,跃出而斗,元福奋铁挝击契丹,毙者数人,左右驰突,无不披靡,契丹兵溃。少帝登城,见元福力战,召抚之曰:“汝奋不顾命,虽古之忠烈无以过之。”元福三马皆中流矢,少帝择名马赐之。明日将战,面授元福郑州刺史,为权臣所沮,止刺原州,俄改泰州。

太宗即位,迁散指挥都虞候、领思州刺史。太平兴国二年,转内殿直都虞候。三年,改马步军都虞候。从平太原,略地燕蓟。六军扈从有后期至者,帝怒,欲置于法。延溥遂进曰:”陛下巡行边陲,以防御外侮,今契丹未殄,而诛谴将士,若举后图,谁为陛下戮力乎?”帝嘉纳之。师还,迁内外马步军都军头、领本州防御使。

宋初,加兼中书令,代还。太祖与彦超有旧,因幸作坊,召从臣宴射,酒酣,谓彦超曰:“卿昔在复州,朕往依卿,何不纳我?”彦超降阶顿首曰:“勺水岂能止神龙耶!当日陛下不留滞于小郡者,盖天使然尔。”帝大笑。彦超翌日奉表待罪,帝遣中使慰谕,令赴朝谒。

汉乾祐中,从赵晖讨王景崇于凤翔。时兵力寡弱,不满万人,蜀兵数万来援,景崇至宝鸡,依山列栅。都监李彦从以数千人击蜀军,众寡不敌,汉军少却。元福领数百骑自后驱之,下令还顾者斩,众皆殊死战,大败蜀兵,追至大散关,杀三千余人,余皆弃甲遁去。凤翔平,以功迁淄州刺史。

周初,迂左金吾卫上将军。周祖征兖州,从恩从行。世宗嗣位,加检校太师,封褒国公。宋初,改封许国公,久之,以病免。乾德四后,卒,年六十九。

时晋祖帅陕,乃召至帐下,委以心腹。及移镇太原,将引兵南下,遣从事桑维翰求援契丹,以彦超从行。天福初,累迁奉德军校,再转殿前散指挥都虞候、领蒙州刺史。汉初,领岳州防御使兼护圣左厢都校,出为复州防御使。

会灵武节度王令温以汉法治蕃部,西人苦之,共谋为乱,三族酋长拓跋彦超、石存、乜厮褒率众攻灵州。令温遣人间道入奏,乃以河阳节度冯晖镇朔方,召关右兵进讨,以元福将行营骑兵。元福与晖出威州土桥西,遇彦超兵七千余,邀晖行李。元福转战五十里,杀千级,禽三十余人,又遣部校援出令温,护送洛下。

乾祐初,河中李守贞、永兴赵思绾、凤翔王景崇并据城叛,周祖为枢密使,总兵出征,道出华州。时议多以先讨景崇、思绾为便,周祖意未决,彦珂曰:”三叛连衡,推守贞为主,宜先击河中;河中平,则永兴、凤翔失势矣。今舍近图远,若景崇、思绾逆战于前,守贞兵其后,腹背受敌,为之奈何?”周祖从其言,及平河中,以功迁护国军节度。时蒲人雕弊,思得良帅镇抚。彦珂暗弱,朝议少之。

怀让好畜马驼,马有大鸟小鸟者,尤奇骏。汉隐帝使求之,吝而不献。及罢节镇,环卫禄薄,犹有马百匹、橐驼三十头,倾资以给刍粟,朝夕阅视为娱。家人屡劝鬻以供费,怀让不听。及死,童仆皆剺面以哭,盖其俗也。

汉祖即位,加兼侍中。益自以尝受契丹命,闻汉兵入洛,忧之,浚城隍为备,孟昶遣益所亲掌枢密王处回赍书招益,复遣绵州刺史吴崇惲厚遗之。崇惲本秦州押衙,益故吏也。及何重建为帅遣崇惲奉表以阶、秦归蜀,授刺史,故昶遣之。益遂与其子归蜀,昶令重建率川兵数万出大散关以应之。汉祖知其事,遣客省使王景崇率禁军数千,倍道趋岐下,召益入朝。时汉祖已不豫,召至卧内,谓之曰:”侯益貌顺朝廷,心怀携贰。尔往至彼,如益来,即置勿问;苟迟疑不决,即以便宜从事。”景崇至京兆,合岐、雍、邠、泾之师以破蜀军。益惧,即谋入朝。

晋初,召为奉国都校、领光州防御使。范延光反大名,张从宾据河阳为声援。晋祖召益谓曰:”宗社危若缀旒,卿能为朕死耶?”益曰:”愿假锐卒五千人,破贼必矣。”以益为西面得营副都部署,率禁兵数千人,次虎牢。从宾军万余人,夹汜水而阵。益亲鼓,士乘之,大败其众,击杀殆尽,汜水为之不流,从宾乘马入水溺死。筑京观,刻石纪功,晋祖大喜,拜河阳三城节度,充邺都行营都虞候。会延光以城降,移镇潞州。

世宗高平之战,刘崇败走太原,遂纵兵围其城。以元福为同州节度,充太原四面壕砦都部署。时攻具悉备,城中危急,以粮运不继,诏令班师。元福上言曰:”进军甚易,退军甚难。”世宗曰:”一以委卿。”遂部分卒伍为方阵而南,元福以麾下为后殿,崇果出兵来追,元福击走之。师还,加检校太尉,移镇陕州。又历定、庐、曹三镇。

继勋累历藩镇,所至无善政,然以质直称。信奉释氏。与太祖有旧,故特承宠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