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古时景德镇的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街,此弄与彼弄往来通过瓷窑

图片 1

景德镇是世界闻名的瓷都,自古以来水土宜陶,古镇也因悠久的制瓷历史,而繁华了一千多年。“陶舍重重倚岸开,舟帆日日蔽江来”就是对景德镇当年盛况的描写。彼时,沿着昌江河,景德镇建窑成市,河岸边有着数不清四通八达的里弄,形成了景德镇老城区特殊的城市布局,也由此衍生出独特的里弄文化。据记载,古代景德镇区域东至里村,南至南山渡,西至昌江东岸,北至观音阁,有“四山”“八坞”“三洲”“四码头”“十一条半街”“一百零八条弄”之称。其中,因景德镇沿河而筑,河边又多为小山丘、小沟渠,很多里弄便用“坞”“桥”“山”等命名,如马鞍山、夜叉坞、十八桥等等。另外,古时景德镇的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街,而是里弄的一种代称。如“十一条半街”,即陈家街、汪家街、青石街、蔡家街、丝线街、瓷器街、棋盘街、万年街、徐家街、半边街、前街和后街,这里的街其实都是里弄,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前街和后街逐渐扩建,而成为了真正的街道。而传说中的“一百零八条弄”,在景德镇却远远不止这么多。其中斗富弄、绣球弄、爆竹弄都是因为典故而命名的里弄,非常的有意思。景德镇的很多里弄还隐藏着许多瓷窑的身影,而且弄与弄之间可以通过这些瓷窑穿梭往来,形成贯通的格局,于是弄里的居民便以窑名作为弄名称呼,并作为一种陶瓷文化保留下来,也是非常的有意义。

千年窑火,城池就绕着窑火伸展。古代的镇窑不是用耐火砖修葺的,恐怕那时候还没有发明耐火砖,窑都用普通的粘土砖修葺,因为窑有弧度,所以粘土砖一律做成三四两豆腐大,当无数的瓷器烧成后,它们也烧成了红黄色的砖,再烧,就烧透了,必须换上新的粘土砖。说到底这些窑砖就是瓷器生产的副产品。严格来讲,它们不是合格的砖,没有标准砖头的硬度和体积,我们甚至可以看到由于过度烧烤流淌出的琉璃汁以及红黄黑相间、不同深浅的色度,但这也使窑砖有着诗一样变幻着的鲜艳色彩。尤其在它们破败了,长了青苔,在晨光夕照里,使远去历史的婉约和悲壮同时呈现,使人陷入遐想,我常常就站在这样的背景中释然多舛的人生。

记得有人说过:“城市是人类欲望膨胀的产物”,从文化角度看,城市确实承载了我们人类的各种诉求,在诉求中推动城市不停地运转,在这个过程中,必定会产生相应的物质的与非物质的城市文化形态,其中城市街道里弄名称就是非物质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它们或多或少都会打上了城市形成与发展过程中的时代烙印,蕴含丰富的风土人情、地理变迁等多方面的信息。作为历史文化名称的千年瓷都——景德镇更是如此。雍正到乾隆年间的唐英着作《陶冶图次•祀神酧愿》条中谓:“景德一镇,僻处浮邑境,周袤十余里,山环水绕,中央一洲。缘瓷产其地,商贩毕集。民窑二三百区,终岁烟火相望。工匠人夫,不下数十余万,靡不藉瓷资生。”这段话极其简要精确地反映了景德镇老城区的自然与人文形态。在景德镇民间,有“四山八坞,九条半街,一百零八条弄”的说法,至今关于老的四山八坞,九条半街,上了年纪的人还耳熟能详,而一百零八条弄就不一定说得上来。因此,解读景德镇街区里弄名称,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特别是对土生土长的景德镇人来说,还包含着藏在灵魂深处,渗透到骨子里的浓浓乡情。

图片 2

原景德镇的区域是东至里村,南至南山渡,西至昌江东岸,北至观音阁,有“四山”,“八坞”、“三洲”,“四码头”,“十一条半街”、“一百零八条弄”

图片 3

如果说人类最大一次进步是发现如何用火,以使人类吃上熟食,走出蒙昧;而我认为第二次进步,就是用火烧出陶瓷,使人类的文明站在了这坚固的泥土之上,使文明延续。由此我认为这里是任何自然灾害或人间战火都无法抹去痕迹的城池,它把生产的历史和历史的生产,一层层埋在脚下,雷打不动,火烧不掉。它埋藏的就是火的艺术,火的历史。这里的古人不断烧火,又不断地把火埋藏,用烧坏的瓷器,甚至有意打碎完好的瓷器堆砌了这座城的基座。然后用护卫瓷器的窑砖建造自己的家园。薪火传承,这里的子民是太阳之子。

景德镇老城区街道里弄名称,大多是人文加地理组合而成。如:苦株山、江家坞、十八桥、董家岭、其次是纯人文名称:詹家弄、斗富弄。如果再细加分类,大致可分地形地貌、乡族聚居、祈福祝颂、行业经营、陶瓷行业、御窑厂、纪事纪念、地域、宗教迷信、因政治意识形态或审美而命名、植物、建筑、景观、民俗风情等14类。
地形地貌类:山、坞、洲、滩、坦、岭、墩、江、沟、港、塘等。如:苦珠山、珠山路;江家坞、杨家坞、薛家坞;黄家洲、西瓜洲;鹅颈滩;罗家坦、涂家坦、赛跑坦、东风坦;马金岭、青蜂岭、董家岭、东司岭、生益岭、东司岭;纱帽墩、鲁家墩、黄家墩、墩头上、木鱼墩;沿江东路,沿江系路;沟沿上、沟堧上;小港嘴;小塘街、塘旁堧、莲花塘、茶园塘;罗汉肚、犁头嘴、十八拐、半边街、筷子弄。
乡族聚居类:景德镇老城区有34个以姓命名的地名,它们是金、黄、钟、戴、董、何、蓝、沈、吴、汪、徐、陈、程、刘、蔡、罗、宴、姚、马、江、方、周、强、叶、魏、苏、侯、樊、鲁、杨、毕、朱、牛、邓。如:金家弄、大黄家弄、小黄家弄、黄家洲、大钟家弄、小钟家弄、戴家弄、董家岭、何家洼、蓝家祠堂、沈家祠堂、吴家祠堂、汪家街、汪王庙、徐家街、程家巷、刘家弄、蔡家街、蔡家岭、罗家坦、宴公庙、上姚家弄、下姚家弄、马家井、马金岭、江家坞、江家弄、周路口、大强家弄、小强家弄、叶家弄、魏家弄、小魏家弄、大苏家弄、小苏家弄、苏家畈、侯家弄、樊家井、鲁家墩、杨家坞、毕家上弄、毕家坦、朱氏弄、牛氏弄、邓家弄。
祈福祝颂类:祥集弄、福寿弄、登科弄、广益弄、太和弄、太平弄、太平巷、青云巷、安弄。
行业经营类:爆竹弄、铁丝弄、典当弄、上当铺弄、新当铺弄、老当铺弄、草鞋弄、铁匠弄、板坊弄、酱油弄、油行弄、豆芽井、纸马弄、篾丝弄、花篾弄、扫帚弄、龙船弄、油榨弄、打船厂。
陶瓷行业有关类:瓷器街、陶瓷弄、窑弄、窑弄里、车车弄、陶王庙、晒宝坦、窑墩上、槎园塘。
御窑有关类:龙缸弄、公馆岭、厂前街、南门头、东门头、珠山路。:

图片 4

景德镇明清两代御窑厂的范围南抵珠山路,北到斗富弄。御窑厂是专为皇家烧造瓷器的工厂,大家习惯称之为“官窑”。从元代浮梁瓷局开始到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御厂制度结束,这里连续为元、明、清三朝的帝王烧造御用瓷器达700多年。

时光荏苒,岁月静好。里弄演绎着一代又一代人的故事,承载着城市一段又一段的历史。窑砖老屋,时空交错。恍惚间,回到了千年前的窑火小镇,窑工俯身坯房里,劳作窑火旁,担着瓷器在狭长的里弄中穿行,寻觅延续了千年古镇的窑火……

当我穿梭在这些弄堂李,我不只惊讶于那些人文和地形地貌组合的千奇百怪的名称,而是这座城池将表述“一条路”的名称用尽了。在这里什么字都可以后缀为“路”,弄堂可以有这么多“别称”,除了我们常见的“里弄巷街道路”外,可以用“岭”,如“董家岭”,可以用“洼”,如“何家洼”,可以用“厂”,如“打船厂”,可以用“井”,如“进士井”,可以用“头”,如“五间头”,可以用“口”,如“烟园口”,可以用“架”,如“葡萄架”,甚至“上”“下”,以及桥、渡、埠、阁、井、牌楼、栅门、祠堂、书院等等都成了弄堂。不再一一列举了,足以让你瞠目结舌。其实“里”和“巷”一般北方多用,“弄”才是南方对街巷典型的“称谓”,所以这里“弄”的称谓最多。这里的弄堂文化从另一角度说明文化的沉淀、开放和包容。虽然交通不便,其产品却是八方来求,自然,也带来了各地不同的地域文化。

纪事纪念类:登科弄、十八渡、李施渡、五间头、三间头、烟园口、低头弄、武举弄、监生弄。地域类:湖北书院、饶州弄、汉阳弄、湖口弄、抚州弄、新安巷、万年街、瑞州弄。
宗教迷信类:旸府寺、药王庙、枯树庙、九皇宫、观音阁、弥陀桥、陶王庙、般若庵、宴公庙、汪王庙、圣寿观、雷峰寺、祗陀林、土地弄、财神弄、灵姑居。
因政治意识形态或审美而命名类:解放后,新命名或改名了一批街道里弄,如:解放路、中山路、中华路、工农街、胜利路;农旺弄、枯树弄、四旺里、更生弄、生益岭、富强弄、百花弄、东风弄、求知弄、菠萝巷、胜利弄、安全弄、登科弄、大镜头。
植物类:桂花弄、桃花弄、樟树弄、椿树弄、枥木岭、葡萄架、丝瓜棚、枣树下。

图2 宣州窑唐代青瓷点彩执壶

再次“四山”、“八坞”、“三洲”、“四码头”。景德镇是沿河而筑,河边都是小山丘、小沟渠,景德镇的很多里弄用“坞”、“桥”、“山”等命名。这儿谈的山、坞、洲和码头也是指本镇所辖区以内的。所谓“四山”,即雷峰山、苦珠山、猪婆山和马鞍山。八坞:薛家坞、杨家坞、茶园坞、夜叉坞、黄家坞、白石坞和尚坞、江家坞。“三洲”,即黄家洲、西瓜洲和郭家洲。“四码头”,从中渡口算起,而是珠山区斜对面的老中度,计有:曹家码头、湖南码头、南洲码头和袁洲码头。

最近,景德镇重点打造的里弄游项目彭家弄,就可体味一番这种滋味。彭家弄紧邻御窑厂,弄内除了窑砖墙之外,还有许多历史遗迹,包括黄老大窑、刘家窑遗址、帮会会首、烧作两行老板居所等历史建筑,具有明清时期形成的沿河置窑、沿窑设作、依作而居、极具景派建筑特色的典型城市格局,是古代产城融合、生产生活方式一体的鲜活缩影,也是清康熙以来御窑厂官搭民烧包青窑(烧成质量)的主要的生产区。

这座城池的老人会告诉你,这里有“三洲四码头,四山八坞,九条半街,十八条巷,一百零八条弄”,但这只是一个传说,据该市民政局区划地名科普查,这座城池有弄堂353条。我已经无法穷尽,在这样的迷宫里也许就会迷失在历史里。

建筑类:有桥、渡、埠、阁、牌楼、栅门、井。如:弥陀桥、观音桥、通津桥、五龙桥、十八桥、小桥上、秀水桥、落马桥、太平桥;里市渡、十八渡、石狮埠;观音阁、龙珠阁;千佛楼、吊脚楼、牌楼里;单栅门、双栅门、圆栅门、童关栅门;大井头、浚泗井、方井头、马家井、樊家井。
景观类:青石街、大花园弄、小花园弄、花园里。
民俗风情类:晒宝坦、斗富弄、龙船弄、风车弄。
透过上述街道里弄的名称,我们仿佛可以串联起由上而下沟港河叉的线路走向;读到五方杂处、工匠来八方,这座移民型城市宗教崇拜的多元化;闻到花香,听见鸟语,感受里弄一角的庭园小景;欣赏一幅长卷《景德镇世井风情画》;窥见御窑大门挂的灯笼和进进出出的督陶官大轿;仰望喷着火舌的民窑烟囱;游走拥挤热闹的街市;重温历史风云的变幻;体会窑民的疾苦艰辛;引颈翘首蔽江而来的舟帆……

2、从各古窑址采集到的各类标本来看,釉色种类为青釉、黑釉、酱黄釉、白釉、青白釉;胎色为红、砖红、灰、黑、白等多种颜色;器型为日常生活瓷如瓶、注子、壶、罐、碗、钵、碟、盏、和文房用品、冥器等。器型和工艺特征为中晚唐、五代到宋,五代前后为鼎盛期;黑釉瓷时有绚丽的窑变。(参考图2宣州窑唐代青瓷点彩执壶)

过去景德镇没有公路,更谈不到铁路,所有的货物进出除了担挑车推,就是靠水运。船到码头,一定要有装卸工人。即有码头,就有垄断的把头,于是帮派就自然形成了。像曹家码头和湖南码头附近窑柴行较多,挑窑柴的挑夫就多。南洲码头挑瓷器的多,袁洲码头挑槎柴的多。如果乱了套,便容易形成斗殴。因而把头门便制订帮规,挑夫要按时间向把头缴帮费,新进的挑夫还要交进帮费,名曰“买扁担”。

于是,在景德镇的里弄里,可以看到很多被松木柴窑烟火熏染过的窑砖,其所呈现出的深褐色,配上徽派建筑的马头墙,形成了景德镇独有的里弄建筑特色。

我在这些弄堂里晃动了太多的孩提时光。每年我总要借着各种机会来这里一两趟,每次来,总会在这些弄堂里穿梭,原来用照相机,现在则用手机,频频拍照。那些弄堂里的墙体红红黄黄,夹杂着一些黑色,像极了大师的点墨挥洒其间,着了彩的水墨画,晨雾中又像印象派的油画。那窑砖的墙有的残败了,有的长满了青苔,在夕阳暮霭中,它们悠长而逼仄,像是时间隧道,使我轻易就能回到过去。

让我们开启尘封千年的历史,像探索研究其它著名古瓷窑一样,寻找宣州古窑址位置,研究其烧造时代,分析产品种类、釉色、工艺水平及用途等方面的问题,探寻宣州窑背后的故事,把它曾经的风采,镶嵌在现代文明的墙壁上,对我们宣城来说,应该有着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图片 5

景德镇的里弄还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特色,就是那些窑砖墙。据记载,过去的景德镇瓷窑,窑膛都是用普通的粘土砖搭建而成,经过几十上百次的烈火烧炼后,就必须换上新砖,而废弃的砖头则用来修建住房,这种高效的废物利用手段,在全世界都属于绝无仅有的。据了解,这些窑砖墙厚有尺二,冬可御风保温,夏可遮阴生风,坐在高大砖窑墙下纳凉,凉风嗖嗖,别有一番滋味。

这个“火的弄堂”,就是景德镇的弄堂。

图5 宣州窑唐代黑釉狮塑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