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吕布

他勇冠三军,他臭名昭着。在演义中,他是见利忘义的无耻莽夫,然而通过史料的记载,却发现他实在是个与众不同的人。他的性格,可以说充满了矛盾,当然,也就充满了趣味,他可以说是一个奇怪的问题人物。

图片 1

讲三国不能不讲吕布,毕竟魏蜀吴三国的开国皇帝,有两个和他打过交道;讲历史,也不能不提吕布,毕竟历史上被称为“飞将”的勇将屈指可数。

那么吕布到底是怎样的人呢?或者说,他是如何的矛盾和有趣呢?

说到吕布,首先想到的都是他的勇猛,这是毋庸置疑的。吕布是勇将,而且是历史上少有的勇将。

吕布是并州五原郡九原人,这个“并州五原郡九原”据说就在今天的内蒙古包头,就是说,吕布北方汉子,至于是不是少数民族,实在不大好说。不过他武艺很好却是真的。《三国志》说他“以骁武给并州”,就是说他的勇武是整个并州都知道的,还说他“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就是说他善于骑马射箭,力气也大,被人家和同样“便弓马”的飞将军李广相提并论。《后汉书》也说他“以弓马骁武给并州”。

这里要说明一个问题,有人认为既然“弓马”的弓是射箭,马是骑马,那么“弓马”就是骑马射箭,而骑着马射箭,就是所谓“骑射”,换言之,吕布的绝技应该是“骑射”才对。

这个说法,也不能说是错误的,只是我认为“弓马”应该分开来的,只是虽然这个词未必解释做“骑射”,但吕布擅长骑射,却也没人存有异议。

而且,他被当时屯兵河内的丁原罗致麾下,也很可能是丁原看上了他的“骑射”本领。《英雄记》中说丁原“有武勇,善骑射”,想来因此对于“同道中人”吕布很有些好感,招聘到手之后,对吕布相当的不错,《三国志》说“大见亲待”,《后汉书》则说“甚见亲待”,意思完全一样,总之是对他很好。

这么看来,丁原对吕布的亲信,应该是一种“英雄重英雄,好汉惜好汉”的情况了?

然而接下来的事情却颇出人意料,吕布一开始在丁原手下的职位,居然并不是什么“少校团副”之类的军职,而赫然被丁原任命为“主簿”。

“主簿”是个什么职务呢,“主簿”这东西,是典型的文职,办理文书,处理后勤事务,基本就如同现在的秘书,能坐这个位置的,无不是笔上来得脑子转得的才智之士。陈琳、路粹、杨修等人,都是干主簿的,按照丁原对吕布的态度来说,吕布能坐上这个位置,应该不会是丁原故意要他出丑。

这说明什么呢?至少说明吕布不是我们所想的那种没脑子的莽夫,至少应该是有些文化的。

有人要说了,谋勇兼备的人历史上也有不少,就算吕布是其中之一,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这并不算什么“矛盾”啊?

问题来了,他的勇与谋的矛盾,并不在于他是“谋勇兼备”,而恰恰在于他有勇有谋,却不能很好的将之结合起来,而且,你说他有勇吧,偏偏有时候很软弱,你说他有谋吧,偏偏他的无谋“名传千古”。

李傕、郭汜兵临长安城下的时候,当时实际负责防御指挥作战的吕布,居然弃城防指挥工作于不顾,领兵出城来到郭汜军前要求单挑,这哪里是一军统帅该做的事情?这分明就是有勇无谋的表现了,他是守军的军事指挥官,却冲到前线单挑,万一打败了呢,守军还有什么将领可以带兵作战?吕布恐怕没想这么多,他甚至可能没想过自己会败。那么如果胜了呢?敌军有两个统帅,即便单挑胜利,杀了郭汜,对方还有李傕在,不会因为群龙无首而溃败,那时怎么办?难道继续找李傕单挑?除了胜败,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万一对方拒绝单挑时该怎么办。

吕布大概也没想过这些,他是北方人,是“燕、赵悲歌之士”中的一个,在最危机的关头,他的豪情让他选择当一个“斗士”,而不是做一个军队统帅。

幸好没有这个可能,郭汜答应了他的挑战。郭汜原本是个贼,自然胆子不小,想必也有些力气,对自己的武艺应该也颇自负,所以才敢接受吕布的挑战。交战的结果是,吕布一矛刺中郭汜,而负伤的郭汜被自己身后的骑兵救走。

得胜的吕布呢?居然就任由对方走了,自己也顺便收兵回城,“汜、布遂各两罢”,打完就完了。

这可真有点莫名其妙的可以了,我实在不明白他打这一架到底是为了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