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阁图功pj7777备用网址,未未一听她要来当猫

刘省齐

刘省齐的作品

  艾未未:咱们就随便聊。  聂幕:好的。  艾未未:你每天看报吗?  聂幕:看。  艾未未:你不是上网上的比较多吗?  聂幕:对,所以这些东西都重了。基本就可以选一个看,消息都差不多。  艾未未:除了新闻类的,你上网还干什么?  聂幕:就是你查需要的所有的东西,有书、电器,还有什么比如说生活有什么问题,必需品,这些都是在网上看。  艾未未:除了这些还有什么乐趣吗?
  聂幕:乐趣挺多的。  艾未未:有没有跟人网聊过?  聂幕:这个没有做过。  艾未未:为什么不开发?  聂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比如MSN、QQ、开心网这些全都没有。比如说别人来和你聊,而我不想更主动。  艾未未:你有QQ吗?  聂幕:没有QQ。原来有一个MSN,后来没有用过。  艾未未:你有博客吗?  聂幕:原来有过一个博客,现在也找不到了。原来想的是每天说一句有趣的话,坚持了一段时间,就停了。  艾未未:时间长了就没趣了。  聂幕:对。  艾未未:你是哪一年的?  聂幕:我是73年的。  艾未未:36岁了?  聂幕:对,36岁了,明年本命年了。  艾未未:有恐慌吗?  聂幕:没有。  艾未未:人家说过了三十肯定有恐慌的。  聂幕:过了三十五六也没有。  艾未未:明年开始就会有。  聂幕:可能也没有。前一段就是30岁的时候有过,我觉得过了那个时期就没有了。  艾未未:什么感觉?  聂幕:就觉得活了这么大,没有什么特殊的乐趣,这样不好,我设想的独一无二的生活,还没有找到,那个时候有恐慌。而且年纪到了三十好像没有出现你十几岁,二十多岁时设想的应该有的状态。  艾未未:有一些失望?  聂幕:那个时候比较茫然,像18岁时的感觉。  艾未未:会有什么特征呢?恐慌吗?  聂幕:对。  艾未未:焦躁?  聂幕:焦躁?可能有一点焦虑。  艾未未:焦虑是什么?  聂幕:就是干什么都有一些心不在焉,想啥都不能投入,别人觉得可能很好,但我不能投入,心都不在上面。  艾未未:不实。后来怎么就过去了呢?  聂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过去了.  艾未未:有了这个工作室吗?  聂幕:有工作室是我非常高兴的一件事情。  艾未未:是吧,我觉得是你的一件大事。  聂幕:对,是我的一件大事。原来的那个也是我的工作室,但就是不对。  艾未未:有点不安。  聂幕:由于不安,经常在工作室里睡着了。  艾未未:这个经验我也有,曾经租过一个工作室,到了工作室我就想回住处,到了住处就想去工作室,怎么都不对。  聂幕:不踏实。  艾未未:一个地方能够舒服了,是挺不容易的。你要处在一个舒服的状态才会想去做事。是吧?  聂幕:嗯。  艾未未:没有这个状态,其实很难做事。  聂幕:或者没有一个被监督的状态,大家对你没有什么要求,这个时候就变得非常轻松。  艾未未:什么时候是有要求,什么时候没有要求?  聂幕:30岁前后好像自己都有要求,别人也有要求,后来就觉得怎么样都可以。  艾未未:怎么样就可以了?  聂幕:就是说没有什么人生必须怎么样的要求,比如说必须有一个工作,一个事业,一个家,这些必须的都没有要求。  艾未未:你家里对你管得严吗?  聂幕:小时候很严。那个时候每个家庭都有些问题,那个时候的父母都比较苛刻。  艾未未:谁更苛刻一点?  聂幕:两个交替着苛刻。  艾未未:轮番?  聂幕:我爸爸到我十几岁以后就不苛刻了,但是我妈开始跟上了。  艾未未:他们两个值班换岗工作做得很好。  聂幕:是的。  艾未未:这对你的性格有影响吗?  聂幕:挺有影响的。  艾未未:他们苛刻在哪些方面呢?  聂幕:就是看你不大顺眼。  艾未未:什么事让他们觉得不顺眼?  聂幕:所有的事情都….  艾未未:他们有他们的事,不至于。  聂幕:反正就是从什么驼背、吃饭、说话,还有很多。  艾未未:这不叫苛刻吧,哪个父母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坐的正一点,手别乱搭桌上,不要翘腿什么的,站有站相,坐有坐相。  聂幕:是。所以现在我觉得他们也算不错了。虽然他们也有非常过分的事情。  艾未未:你记仇?  聂幕:小的时候我妈妈说我这个孩子最好的事情就是她不记仇,我当时想  艾未未:你表现的很不记仇?  聂幕:对,然后突然到二十多岁的时候全都想起来了,说我小时候你们  艾未未:你是能够泛回来的那种。  聂幕:什么叫能够泛回来?  艾未未:就说一段时间不记仇,但只是周期性不记仇,过一会儿就涌上来了?  聂幕:可能。也可能是等到自己跟他们当年的年龄差不多了,就会想,他们那时候怎么这么对待我。  艾未未:有过什么比较大的不能说创伤吧,值得记忆的事?  聂幕:耿耿于怀的?  艾未未:对,你的经历?你上过附中?  聂幕:对。  艾未未:附中是哪一届呢?  聂幕:88届。上了学第一年就是6,
4。  艾未未:6, 4跟你有关系吗?  聂幕:6,
4美院要有什么活动的话,附中就全校组织游行,游行了好几次,你必须跟着走,帮着拿东西,喊口号之类的。  艾未未:还是有组织的。  聂幕:有组织,第二次我就不想去了。  艾未未:你说是6,
4之前?  聂幕:之前。  艾未未:这样的,组织的那些人后来都被受处分了吗?  聂幕:就是校长,他后来哭着在全校做了检讨。  艾未未:你看到他流眼泪了?  聂幕:反正他哽咽着做了报告。  艾未未:说什么?  聂幕:就说自己觉悟还不行,作出了这种失职的事,组织大家去参与游行,没有想到什么什么之类的,有一些排比句。  艾未未:后来放过了他?  聂幕:我印象中没有什么问题。  艾未未:你受了刺激吗?
  聂幕:没有。  艾未未:你是北京人吗?  聂幕:在新疆生的,六岁来北京。  艾未未:在北京长大的?  聂幕:是。  艾未未:为什么去了新疆呢?  聂幕:我爸爸美院毕业,他是国画系的,分到了新疆。  艾未未:画那个买买提去了?  聂幕:他最有名的一张画是《毛主席接见新疆人民》。很鲜艳的颜色?  聂幕:对。  艾未未:开会时那几十少数民族都坐成一片,朋友看了,说怎么跟《西游记》似的。  聂幕:那人肯定小时候爱看电视剧《西游记》。  艾未未:很可笑。  聂幕:每次必须得穿戴成那个样子。  艾未未:糟蹋。  聂幕:小时候我也打扮成少数民族,而且自己特别喜欢打扮成那样。  艾未未:你喜欢打扮吗?  聂幕:挺喜欢的,过一阵兴趣就淡了。  艾未未:什么时候第一次用口红的?  聂幕:大概十五岁吧?  艾未未:什么感觉?  聂幕:没有像想的那么好看。  艾未未:是对着镜子吗?  聂幕:对。  艾未未:自己买的还是用朋友的?  聂幕:是一个亲戚送的,颜色无法挑选,就觉得终于有了一支口红。  艾未未:画的时候有什么?是跟你的性的意识同时出现的吗?  聂幕:是时间接近。  艾未未:15岁?20年前了?  聂幕:嗯。  艾未未:记得住牌子吗?  聂幕:一会儿把这些都删了。  艾未未:不能,谈话怎么能删呢。什么牌子记得吗?  聂幕:不记得,是一个国产的牌子。  艾未未:拧出来以后再也退不回去的那种。  聂幕:退得回去,肯定没有用完,因为用一两次觉得不够好看,好像没有想的那么好。  艾未未:什么颜色呢?  聂幕:就是一种正红色。  艾未未:就是五星红旗的颜色?  聂幕:对。  艾未未:那是不太好看。现在用化妆品吧?  聂幕:当然。  艾未未:用什么牌子的?  聂幕:什么牌子都有,也是经常换。  艾未未:有没有过敏的,一抹上就反应不得了,脸开始变了?  聂幕:我不是过敏的那种体质。  艾未未:没有事?  聂幕:对。  艾未未:就跟你的画似的?  聂幕:为什么跟我的画似的?  艾未未:你的画怎么涂都没有事。  聂幕:嗯,有点皮实,比较好养。  艾未未:从小就很好养吗?  聂幕:从小就很好养。  艾未未:比较木讷吗?  聂幕:小的时候吗?被取过类似的外号。小的时候不是家人带的,刚生出来没几天就送到别人家带。  艾未未:放别人家了?  聂幕:后来一直放到六岁。  艾未未:是在新疆?  聂幕:对。  艾未未:是你姨养?  聂幕:不是姨,是阿姨。  艾未未:还有这样的事?真被丢了吗?  聂幕:我不知道。我爸说喂母乳不好。  艾未未:哦,要有三鹿你就有福气了。  聂幕:那就活不到现在。  艾未未:你就揣着一身的石子儿。  聂幕:后来想还好,新疆的牛奶比较好。  艾未未:所以你是喝牛奶长大的。  聂幕:对。  艾未未:你个子比他们高吗?  聂幕:比他们都平均高一些。  艾未未:这是喝牛奶的好处。长得像谁?  聂幕:两个都像一些。  艾未未:更像谁?  聂幕:圆脸像我妈,中间这些像我爸。  艾未未:棋盘是你妈,棋子是你爸。  聂幕:比如说眼睛,眼睛比较浅这些都是我爸的。  艾未未:性格呢?  聂幕:性格跟他们俩都不大像。  艾未未:像隔壁老张吗?  聂幕:像带我的那一家人。  艾未未:这样的。你去见过他们吗?  聂幕:见过。  艾未未:你管他们叫什么?  聂幕:叫阿姨,阿姨已经去世了,她当时是老太太,他家有很多兄弟姐妹,他们家性格都比较开朗,特别爱笑,我觉得有点像他们。  艾未未:你觉得你这几十年中最在意的是什么事啊?  聂幕:在意的事情?  艾未未:对,比如财富、情感、事业。  聂幕:老在变。  艾未未:寿命、身体?  聂幕:寿命和身体还没有想到。  艾未未:这方面的条件很好。  聂幕:没有想到。原来有一段时间在乎感情,有一段又在乎事业。  艾未未:什么时候在乎感情,什么时候在乎事业?  聂幕:有口红以后就应该很在意感情吧。  艾未未:在意了多少年
?  聂幕:有十几年,二十年?  艾未未:那就在意到现在,十五岁加二十不就35岁了吗?  聂幕:不是永远排名第一,有时候在意。  艾未未:你在意的情感里是什么呢?  聂幕:怎么说呢?比如说喜欢一个人希望一直和他在一起。但是后来觉得我自己也不见得能做到这一步。  艾未未:你会这样想?  聂幕:对,你自己都做不到,你怎么要求别人?  艾未未:是挺难的事?  聂幕:嗯。  艾未未:所以只好说这事没法在意?  聂幕:人都会有利己的想法,假如你在意自己的伤害的话,你就会一直在意。  艾未未:太利己也不是一件好事。  聂幕:对,站在别人的立场上想也觉得情有可原,是这样啊  艾未未:稀里糊涂。  聂幕:最后也不是稀里糊涂。现在挺好。  艾未未:这样?  聂幕:嗯。  艾未未:正在进行时?  聂幕:进行时,而且最好到怎么样都不要特别过激,这是比较好的。分手也不要太过激,在一起的时候,也不要干柴烈火。  艾未未:肯定是干柴烈火过?  聂幕:会觉得干柴烈火或者是很幸福的时候会非常不安,分开时也会觉得非常不安,这两个极端都让人不安和焦虑。这种感觉总是不大好。  艾未未:体验过的,至少知道各种弊端。  聂幕:对,但是你要真的要面临同样的情况,又会有发烧的感觉,失去控制。  艾未未:不断处在煽火和熄火之间。  聂幕:我还没有那么烈火。  艾未未:还是比较平静的?  聂幕:对,而且注意力经常被转移到其他的事情上。  艾未未:你能有什么其他事情?  聂幕:觉得别的事情有兴趣进去,注意力集中很投入,之前焦虑的事又忘了,然后  艾未未:对人来说可能都是一样,情感是最重要的一块。  聂幕:嗯。  艾未未:尤其对年轻人来说。  聂幕:是不是一直都这样啊?  艾未未:你说我?  聂幕:对,你会一直都这样吧。  艾未未:我是年轻人。  聂幕:现在一般都看心理年龄,那你刚才问我的年龄,我觉得可以删掉。  艾未未:不用删掉,你可以再给心理年龄。  聂幕:你测过心理年龄吗?  艾未未:不用测的,可以看出来,你心理年龄多大?  聂幕:我觉得可能比较年轻,但是没有测过。怕太幼稚了。  艾未未:幼稚怕什么。  聂幕:成熟是我比较希望的。  艾未未:这说明心理年龄很低才会希望成熟。  聂幕:那是多么糟糕的事情。  艾未未:这有什么糟糕的,这是事实。  艾未未:你哥哥跟你差几岁?  聂幕:五岁半。  艾未未:他们是六十年代的?  聂幕:对。  艾未未:七十年代还有什么特征,除了情感上的。  聂幕:对老的也认同,对小的也认同吧。比如说现在老一辈人做的事,我们尽量比较尊重他们。  艾未未:比较属于通情达理。  聂幕:对。对小的就觉得这样也挺好。所以有人说七十年代承前启后。  艾未未:是承前启后的一代,那就是三通。  聂幕:三通?我觉得也许不是这样,有的人这么觉得。  艾未未:对,可能是这样,因为七八十年代,刚好是个空白期,前面是那样的,后面摸着石头过河,还没有摸着几块呢。  聂幕:而且多变,一年一变。  艾未未:对。  聂幕:看什么人,有时能看出,他求知欲旺盛的时候是什么时代。我觉得我们也许是属于一直变,每年都不确定。所以我要是找到一个稳定想自己投入进去的事业,花的时间会比别人长。因为觉得自己会变,又要变,一直在变。  艾未未:适应吗?  聂幕:后来就慢慢适应了。要是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变化,就觉得可能要准备着又有什么大变化。  艾未未:喜欢你待的地方吗?  聂幕:很喜欢。  艾未未:北京,中国?  聂幕:要说可以重新选的话,我才不喜欢这儿呢。  艾未未:为什么呢?  聂幕:怎么说呢?因为小时候在这儿的有感情的东西都被拆了,让我怀旧也没法怀,比如小学、中学都没了,那些人也都找不着了。你要说新疆是故乡呢?有可能,就觉得那像是一个很安稳的地方。  艾未未:但是6岁之前你应该不记得什么了吧?  聂幕:对,只是觉得日子过得慢一些。要是可以选其他地方,就是希望选一个鸟语花香,没有什么历史动乱的地方生活。  艾未未:更平静一些?  聂幕:更平静一些。  艾未未:这里的时代是不太平静的。  聂幕:嗯。  艾未未:对总书记最近说的不折腾怎么理解?  聂幕:我想英文不折腾没法翻译,是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说出来。  艾未未:今天报纸看的是吧?挺逗的,说翻译,记者招待会上,有一个人给国家主席的不折腾做了一个很长的解释,说这个话是太有创意了,太朴素了,太简洁了,他说了很久,说了老半天,最后翻译没有办法翻译,就直接翻译了不折腾,全场哄然大笑,老外说什么意思?  聂幕:他们可能想起加油的那个事,翻译怎么翻译呢,不折腾不再搞运动什么的?  艾未未:可能意思是说别翻来复去的意思,但是呢,政府是最折腾的政府。  聂幕:我认识一个人给外国电视台工作,他说他们翻译讲话,翻译到最后一句话,说我们预计到建国一百年的时候,2049年的时候,实现现代化,形成一个民主、美好、和谐的现代化国家。结果外文翻译过来以后,他们就说  艾未未:这个我看到了,我看到的是在建党一百年的时候,2021年。  聂幕:还有一个建国一百年,还有一个递进。他们翻译完了以后,老外理解成,我们预计2049年才有一个民主。  艾未未:我想他们是这样。  聂幕:你说他们指谁?  艾未未:就是政府。政府觉得民主一定是对自己不利的事,要不然他不会说的。你看过去谈民主,谈人权都像是说一个脏字似的,或者一个反动词汇。  艾未未:你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记得吗?  聂幕:你是说从小吗?  艾未未:有意识的画画,觉得自己喜欢上这个事了?  聂幕:自己喜欢这个事了?  艾未未:就有意识,主动的。  聂幕:那应该是附中以后喜欢上的。  艾未未:你怎么会考附中呢?
  聂幕:考附中是父亲说你应该画画。  艾未未:就跟着画了?  聂幕:对。  艾未未:有意识的喜欢上是上学以后?  聂幕:上学以后。  艾未未:  艾未未:多久以后?  聂幕:应该挺快的。因为中学有一个很好的图书馆,经常去后来就非常喜欢。  艾未未:喜欢什么呢?  聂幕:与艺术有关的都非常喜欢的,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事,不是一个给人画画插图,给人画画像,画画宣传画,就是我爸做的,不是这种事。  艾未未:知道这个事有多大,才喜欢的?  聂幕:对,觉得这个事应该是一个很大的事。  艾未未:我看你以前画过一些水墨一样的跟佛教有关,你不信佛教吧?  聂幕:应该不算是信,有一段一直在考虑宗教是否是一个很有道理的,是否是可以让我有信心的,那个时候在找一个可相信的事情。  艾未未:跟法轮功有关吗?  聂幕:没有。当时对佛教中佛像雕刻感兴趣,买了些书看,里面有一些安定的东西。  艾未未:安定也是一个障,一个迷惑?  聂幕:对。看起来像是很静,其实不然。  艾未未:现在这样画,这种方式,有两年时间?  聂幕:差不多。  艾未未:在想什么呢?  聂幕:我就是想做一种适合我,更自由的画画方式。  艾未未:什么适合呢?  聂幕:具体到我,我觉得我的思绪跳跃的太快了,比如传统画一张画,我要花挺长时间,我经常画到最后,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完全不在里面了,就是心不在。我觉得我的注意力可以一次集中,很集中,但是很快又转移开。我得找这样一个东西来满足自己,或者消化掉我注意的东西。我觉得上网也是,同时打开很多页,再关掉。  艾未未:看着让你兴奋?  聂幕:一次接收很多。  艾未未:然后就走神?  聂幕:我觉得这个事也是这样,从另外一方面深入下去。  艾未未:现在你进入了一个没有方法的方式,就是你摊开的比较松散的结构,你无论从哪个方向,怎样进入都可以,反复突破都可以。因为它没有厚度。  聂幕:嗯。  艾未未:实际上它的记录方式是不一样的,它的层次也是不一样的。  聂幕:有很多层。  艾未未:在这个层如果你不拆开,会看不出来的,是吗?  聂幕:嗯。  艾未未:有多少层呢?  聂幕:多的一百层。我把一年的东西先一层一层的加,不管它有没有主题,就这样加,加到最后一百层,之间会有一个70层的时候,有一个29层,有一个11层,它们是完全不同的一张画。  艾未未:完全不同吗?  聂幕:看起来完全不同。  艾未未:我觉得你才开始这样画,中途还经过了长时间的往前走,或者是说往后走?首先你选择了技术,通过数字来记录,那个痕迹本身是没有物质的,其实是什么也没有,是一个虚拟的状态。  聂幕:就是一些数据。  艾未未:对,它就是数据。数据里零和无限大是一样的。  聂幕:零零零就是纯黑。  艾未未:其实我觉得你才开始,这是一个深渊,你有这个感觉吗?  聂幕:我有这个感觉,觉得好像跳到另外一个树林里,这片树林很大,可以跳来跳去。  艾未未:鸟儿都从没有见过?  聂幕:对。  艾未未:兴奋吗?  聂幕:刚开始做的时候非常兴奋。一会儿你看到很大,一会儿看到很小,后来陷入一些制作的事可以思考,后来  艾未未:其实技术层面很冷静的。  聂幕:对,你会考虑比较哪个更合适。有的时候有一刹那又特别兴奋,在这个树林里,哇,站到很高的地方,这个树林又大了。  艾未未:当你发现一个事情可以无限的延续下去,而且只需要给他一个很小的指令就能自动往前走,或者能在一个点上准确的汇合的时候,那是很兴奋的。这是技术给人提供的最大的可能。  聂幕: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有电脑像人的外挂脑这种说法,人会觉得自己变得很强大。  艾未未:是。  聂幕:也许最后发现是幻觉。  艾未未:不完全是幻觉,因为它最终可以摧毁你。  聂幕:嗯,这个东西比我要冷酷,少缺点。你是不是本身也很冷酷?  聂幕:不知道。  艾未未:少缺点,没有说完。  聂幕:电脑吗?  艾未未:嗯。  聂幕:少缺点,冷酷,然后贯彻意志,不完成不行,必须得完成。  艾未未:有很多可以让人崇拜的地方。  聂幕:听起来越来越纳粹了。  艾未未:还有什么要谈的事情吗?  聂幕:谈一谈你看到的好玩的森林里的其它?  艾未未:那个是我要写的。我觉得这两个不应该太重合。  聂幕:好。  艾未未:人类最终已经创造出来了一个游戏,把人自己糊弄过去了,这个太让人着迷了,本身一切都可分析,一切都可以量化,分析和量化,演变和结果,又会让人太吃惊了,甚至不愿相信。这是一个了不起的时代。人在种种的困惑当中,忽然一下觉得特别清醒,清醒以后又会很茫然,因为你会出现无穷的结果和现象。  聂幕:对。你有很多可能。你自己都分析不过来。  艾未未:我觉得最初肯定是人觉得太沉闷跟不上趟才发现了这个游戏,一下子就玩大发了,和情感有点像,实际上是不可  聂幕:不可控制的。  艾未未:所以要么就是没有,安静,要么就是大放,大放以后只能说大放的不好,但实际上能不能再回来还是一个问题。  聂幕:现在有人做机器人  艾未未:那个有点难,因为把它体现成机械式沉淀,就没有意义了。一个小的点,比如你只做颜色这一点,就可以无限大了。要把它变为实用成果,那没有必要,因为实用总是很笨拙的。  聂幕:还会变得更落后。  艾未未:今天咱们先说到这儿。  聂幕:好的。

 
天白看着未未输了,手舞足蹈的跳起来,哈哈大笑着:“我赢啦!这下你总要当猫了吧!”。

中国报告网提示:2010-2013年未梳的棉花市场分析及预测报告,未梳的棉花行业特性分析,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环境分析,全球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分析

中国质量新闻网讯
据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官网10月25日消息,该局近期近期委托上海市建筑材料及构件质量监督检验站对上海市生产和销售的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产品质量进行了专项监督抽查,本次抽查了50批次产品,经检测,不合格1批次。

沁园春

宋代:刘省齐

男子才生,桑弧蓬矢,志期古同。况平生慷慨,胸襟磊落,弛张洞晓,经艺该通。笔扫云烟,腹储兵甲,志气天边万丈虹。行藏事,笑不侯李广,射石夸雄。仰天一问穷通。叹风虎去龙时未逢。羡傅岩版筑,终符求象,渭滨渔钓,果兆非熊。白额未除,长鲸未脍,臂健何嫌二石弓。天山定,任扶桑高挂,凌阁图功。

未未一听她要来当猫,心里顿时就怕的不得了,她是最害怕当猫的,当猫在未未看来就是个十分孤单的角色,就像敌我两方交战,自己孤立无援,敌人千军万马,还没透过气就被别人打趴下了,那得多狼狈啊!

第一章 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环境分析 一、 国内宏观经济环境分析
GDP历史变动轨迹分析 固定资产投资历史变动轨迹分析
2010年中国宏观经济发展预测分析 二、
近些年中国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政策环境分析
未梳的棉花行业主管部门、行业管理体制 未梳的棉花行业主要法规与产业政策
第二章 未梳的棉花行业特性分析 一、未梳的棉花行业竞争格局
二、未梳的棉花行业进入壁垒 三、未梳的棉花行业经营模式
四、未梳的棉花行业的区域性、周期性特征
五、未梳的棉花行业上下游行业关联性分析 第三章
全球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分析
一、全球未梳的棉花行业现状
二、全球未梳的棉花竞争格局 第四章 中国未梳的棉花行业分析
中国未梳的棉花行业分析 二 行业现阶段发展特点分析
三、未梳的棉花行业SWOT分析 行业发展有利因素分析 行业发展不利因素分析
四、中国未梳的棉花产能及产量分析 第五章 中国未梳的棉花行业进出口分析
一、未梳的棉花行业进口分析 二、未梳的棉花行业出口分析 第六章
中国未梳的棉花行业产品技术和工艺发展分析

一、当前中国未梳的棉花技术和工艺发展现况分析
二、中国未梳的棉花产品技术和工艺成熟度分析
三、中外未梳的棉花技术和工艺差距及其主要因素分析
四、提高中国未梳的棉花技术和工艺的策略 第七章
国内主要未梳的棉花企业及竞争格局
一、优势企业分析 二、行业竞争格局
第八章 2009-2012年中国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预测
一、未来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趋势分析
二、未来未梳的棉花行业技术和工艺开发方向
三、未梳的棉花行业未来市场容量及前景预测 第九章
未梳的棉花行业投资建议
一、未梳的棉花行业投资环境分析
二、未梳的棉花行业投资风险分析 三、未梳的棉花行业投资建议

本次抽查依据GB
18582-2008《室内装饰装修材料内墙涂料中有害物质限量》、GB/T
9756-2009《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等国家标准及相关产品标准要求,对产品的下列项目进行了检测: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苯、甲苯、乙苯、二甲苯总和,游离甲醛,可溶性重金属,对比率,耐碱性,耐洗刷性。

天白在旁边催着,未未受不了天白叽叽喳喳,像个麻雀一样,打算破釜沉舟,挺起胸膛出战。

中国报告网提示:2010-2013年未梳的棉花市场分析及预测报告,未梳的棉花行业特性分析,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环境分析,全球未梳的棉花行业发展分析

本次抽查发现上海浦东新区东门涂料厂生产的1批次产品不符合标准的要求,涉及的项目为:对比率。

未未这雄赳赳,气昂昂的一面倒把佳佳乐坏了,捂着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声音怪异的说:“未未,你看到老鹰了?”说完还不忘朝未未眨眼睛。

2016年内墙涂料产品监督抽查所检项目检测结果

未未一副懵懂状,扔给夜央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

受检产品

“我说了,你不要生气哦!”夜央悻悻然的说道。

商标

“不会的,佳佳是什么意思?”未未一双好奇宝宝的样子让天白很是招架不住,还没等夜央说出来自己就忍不住说:“意思是,你那样子像一只老母鸡!”说完靠在佳佳身上笑个不停。

规格型号

未未听到后,很无语的朝天白和佳佳送了一记白眼。

生产日期/批号

“不是说我当猫吗?快点啊!”未未没耐性的把天白扯过来。

生产企业(标称)

这下又一场恶战由未未开始。

受检企业

欢愉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天边的夕阳隐藏了半个脑袋,偷窥着这四个贪玩的小人儿,晚霞不请自来,也来凑热闹。

游离甲醛

“佳佳,我们要走了,星期一见哦!”天白和未未她们向佳佳告别,就像一对恋人,依依不舍。

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含量

佳佳挥了挥手,目送她们离开,在未未她们即将完全看不见时,佳佳用手做了个喇叭状,大声的说再见。

苯、甲苯、乙苯、二甲苯总和

远去的三人也不知有没有听见,头也没回的继续向前走,直到拐弯处完全隐匿。

可溶性重金属-铅Pb

走在回家路上的三人,各自看着各自的脚尖,谁也不搭理谁。

可溶性重金属-镉Cd

也不知道是有心事,还是默契太好,彼此都不打扰彼此。

可溶性重金属-铬Cr

到了河边,还是天白先开口:“夜央,去我家玩吧,反正你妈妈还没回来呢!”说完后朝未未使着眼神。

可溶性重金属-汞Hg

看懂天白意思的未未连忙帮腔着:“对啊,我们可以去天白家玩儿躲猫猫!”

对比率

夜央看未未和天白都那么热情的叫她去玩,想到回去也无聊,就开开心心的挽着天白和未未的手朝天白家去了!

耐碱性

很多时间都被她们浪费在回家的路上,等到家的时候都快黑了,这下可把天白她们愁了半天,这下不能玩躲猫猫了,那玩什么呢?

耐洗刷性

三个人杵着胳膊在那里想啊想,未未一下蹦哒起来,天白眼里顿时闪过光亮,急切的问:“是不是想到了?”一双不大的眼睛被天白睁到了最大限度。

限量值

“不是,我才想起来我妈妈叫我回来后把小鸡捉回窝里,我差点忘了!”说完就朝家里跑去,也不管天白她们。

标准值

“唉!我们和你一起去啊!”天白拉起夜央跑着追上未未,先一步进了未未家。

100mg/kg

进门后,天白半天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未未家的小鸡是放养在那里的,只好叫未未带路。

120g/L

随着未未的脚步,天白她们隐隐约约地听见一些‘叽叽叽,叽叽叽’的叫声,真是如王熙凤一样,不见其人,先闻其声,可这些小鸡可没有凤辣子气魄。

300mg/kg

90mg/kg

75mg/kg

60mg/kg

60mg/kg

0.90

无异常)

合格品:300一等品:1000优等品:5000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侨茂

白色,25kg/桶

2016-5-10/16051001

上海侨茂建筑防水材料有限公司

上海侨茂建筑防水材料有限公司

48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4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宝鸟

白色,8000C,20kg/桶

2016-5-10/13160510016

上海宝鸟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宝鸟化工有限公司

未检出

29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6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欧瑞尔

白色,25kg/桶

2016-6-12/0006

上海欧瑞涂料有限公司

上海欧瑞涂料有限公司

68

24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4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元平

白色,25kg/桶

2016-6-6/16060601

上海宝平建材有限公司

上海宝平建材有限公司

15

44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4

无异常

10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古象

白色,20kg/桶

2016-3-30/201603300801

上海古象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古象化工有限公司

未检出

32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4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澳申捷邦

AS-N1000,20kg/桶

2016-6-1/20160601

上海惠邦特种涂料有限公司

上海惠邦特种涂料有限公司

56

45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5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尧东

YD-NQ01,白色

2016-6-16/20160616

上海尧东建筑装饰有限公司

上海尧东建筑装饰有限公司

未检出

24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3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

WR1-白,白色

2016-3-21/60321089

纽沃得复合建材有限公司

纽沃得复合建材有限公司

未检出

59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未检出

0.92

无异常

300次通过

合成树脂乳液内墙涂料

星庄园

白色,5L/桶

2016-4-21/1604210101

星庄园化工有限公司

星庄园化工有限公司

未检出

2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