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军团司令茹贝尔本人站在了絮歇的一边,并大败奥军

絮歇,全名路易·加布里埃尔·絮歇,是第一代阿尔布菲拉公爵,同时也是拿破仑手下最得意的指挥官历~史~网。可以说絮歇的成就在当时的法国是无人能比的。1799年,絮歇晋升为少将,在意大利军团中担任参谋长。先是在1800年指挥1.1万人固守瓦尔河一带,阻击了奥军约4万主力,为了阻敌增援,率7000部众向奥军发起反攻,并大败奥军。后来在之后的马伦哥战役,起到了关键作用。事后絮歇被提拔为巴杜亚总监兼步兵总监,在之后的对英作战中又打败了普萨联军,并占领了兰德格拉芬堡来源。

路易-加布里埃尔·絮歇于1770年3月2日生于里昂。他的父亲是一位富裕的丝绸厂厂主。殷实的家境让他得以接受良好的教育。因此,絮歇在年轻时曾就读于家宅附近的规模较小的巴比岛大学,在组织和调查方面表现得相当娴熟。后于17岁时开始学习商业事务。1791年絮歇自愿加入里昂的国民自卫军,成为一名骑兵,并升任少尉。1793年9月20
日,他升任阿尔代什省第四志愿营中校营长,并率领该营参加了土伦包围战。在这里,他第一次与拿破仑相遇;同样是在这里,他活捉了英将奥哈拉,立下大功。攻克土伦后,絮歇和他的兄弟陪伴未来的皇帝参加了许多场愉悦的野餐。不久转入意大利军团,先后参加了洛阿诺、迭戈、洛迪、斯蒂维耶雷堡等一系列战斗,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不过也在4月2日的诺伊马克特之战中负伤。伤势痊愈后,仍然以不屈不挠的精神参加了11月15-17日的阿尔科拉之战。由于在上述作战中表现出色而被提升为上校。1797年1月14日参加里沃利之战,并第二次负伤。伤愈后被任命为布律纳将军的参谋长,并随其于1797-1798年征服了瑞士。在弗里堡、吉米讷和伯尔尼取得胜利后,絮歇被派回巴黎,呈上缴获的19面军旗。3月20日,絮歇被战争部长介绍给政府成员,他向齐聚的官员们发表了激昂的爱国演讲:“你们已经听到了军队那充满勇气的呼声。他们对抗海上的暴君,像对抗路易十八的党羽时那样团结···信赖他们,信赖胜利吧!”督政官梅兰将一对小手枪赠予絮歇,当是时,所有人都相互拥抱,一个管弦乐队演奏起了《自由颂》。1798年3月23日絮歇晋升为准将,时年28岁。8月22日,絮歇取代勒克莱尔将军,出任意大利军团参谋长。在茹贝尔接任意大利军团司令后,他要求督政府将絮歇留在他身边。茹贝尔很器重熟悉当地情况的絮歇,他还看到了后者在组织管理方面的才华。

1808年,絮歇被赐予帝国公爵的称号,前往西班牙镇压起义军。由于絮歇的指挥有方,布莱克起义被迅速扑灭了。之后又在著名的萨拉戈萨包围战中取胜。1811年4月末,絮歇的大军抵达困扰法军许久的塔拉戈纳城下,并于两个多月后成功占领了塔拉戈纳,俘获了康特雷拉斯将军。同年8月25日,絮歇领军进征瓦伦西亚,10月1日再次大败布莱克,次年1月9日,瓦伦西亚被攻克,随后絮歇被封为阿尔布拉菲公爵原文www.。1813年,絮歇的军队被莫累将军从西西里带领的英国援军牵制,使其无法对其他战场上的法军进行支援。同年8月,经过艰难的激战,絮歇终于突破层层防守,将被困于塔拉戈纳的守军解救了出来。从以上事迹可以看出,絮歇的成就尤其是在军事方面十分巨大,他为法国军队做出了重要贡献。拿破仑在晚年时称赞他是“最具才干的法国将军”。

1798年12月,絮歇接到命令,如果他不立刻回到法兰西,就会被驱逐出国。令人吃惊的是,絮歇被指控在瑞士和意大利搞政治阴谋以及挪用在意大利军队的补给资金。毫无疑问,政治密谋和残暴掠夺在这些地区十分猖獗,但絮歇辩称他既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插手政治。还有桩奇怪的事,絮歇受到了一项含糊的指控,说他是个贵族。军团司令茹贝尔本人站在了絮歇的一边,甚至还辞掉了军职以示抗议。实际上絮歇很关注平民对军队的疑惧情绪,他将自己视为一个公民、共和国的忠实拥护者以及暴君与暴政的敌人。12月27日,絮歇被解除职务。不过,马塞纳给战争部长去信,请求让絮歇当他的参谋长。

絮歇生于1770年3月2日,是里昂一家丝绸厂的厂长的儿子8.8.8.8.4.4.0.0.c.o.m。絮歇自1791年参加国民自卫队以来,屡立战功,1798年的时候就晋升为准将军衔。絮歇在军事领域的才华几乎无人能及,他不但是一位优秀的指挥官,善于利用各种条件领军作战,而且敢于冒险,有一种勇往直前的斗志。由于他出色的指挥能力以及他睿智果敢的判断力,先于萨尔菲尔德之战中大败普萨联军,后于耶拿会战中夺取了兰德格拉芬堡。国王对絮歇评价是“打开了战场的大门”。后来,絮歇领军直指塔拉戈纳,塔拉戈纳作为最早的起义中心之一,兵强马壮,固若金汤原文。然而絮歇的军队却以闪电般的速度,在3个月内拿下了这座令法军头疼不已的城池。

尽管絮歇已经在年初被列入了随波拿巴远征埃及的军官名单中,但由于瑞士前线要准备新的对奥战事,加上絮歇作为参谋长又很得力,于是布律纳便请求让絮歇回去继续任职。有人提到第十八团本是絮歇的部队,波拿巴将军反驳道:“我在巴黎看到絮歇了,既然他自以为自己在哪里都吃得开,我想他不会回我们这里来了。”
由于没有参与波拿巴的行动,絮歇错失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他永远都成不了拿破仑的心腹了,只有经过漫长而勤恳的付出后,他才能收获奖赏。

图片 1

1799—1800年

1799年7月10日,在新任意大利军团司令茹贝尔的请求下,絮歇被晋升为少将,并任意大利军团参谋长。他参加了8月15日的诺维之战,战斗后不久茹贝尔阵亡,死在絮歇怀里,随后絮歇代理指挥军团。莫罗在9月临时担任军团司令,等待继任者尚皮奥内将军到来,絮歇仍旧担任参谋长。莫罗在与他的参谋长合作后私下对友人评论道:“是法军首屈一指的参谋军官之一。”1799年12月30日至1800年1月5日,絮歇代替因病辞职的尚皮奥内暂任意大利军团司令。3月7日,絮歇在新司令马塞纳将军属下指挥共12,000人的三个师。他在指挥三个师时得心应手,因而为其赢得了更大的声望,这年4月,在奥军优势兵力进攻下,意大利军团被切成两段,絮歇率领军团的左翼约1.1万人撤向补给枢纽尼斯地区,退守瓦尔河一线。他在瓦尔组织的防御无懈可击,梅拉斯元帅的奥军主力约4万人费尽心机也不能突破法军的防线,絮歇带着7、8千人坚守了10天之久。当拿破仑亲率的预备军团突入奥地利人后方时,梅拉斯留下1.8万人监视絮歇所部,自率主力去迎击拿破仑。絮歇为了牵制奥军北上,他虽然只有
7000名士兵,却大胆地向奥军发起了反攻。在纳瓦桥一战中,法军大败奥地利人,使埃尔斯尼茨将军损失了5000人。此外,他还对撤退的奥军进行了成功的袭扰,牵制了敌人大量的骑兵。在几次击败埃尔斯尼茨之后,絮歇到了热那亚河,然后翻越群山,进抵博尔米达河谷。此时他已经擒获15,000人、30门大炮和6面军旗。时任战争部长的卡尔诺给他发来了特别嘉奖信:“整个共和国都瞩目于这段新的温泉关传奇。您的勇武不逊于斯巴达人,甚至在成就上更胜一筹。”絮歇在尼斯方向的反攻,对于后来的马伦哥会战,起了重要的作用。12月20日,本来军团的命令是让他的师和杜邦师分两路渡过明乔河,但后者被优势敌人包围;在没有上级命令的情况下,絮歇主动地循着炮声前进,由于他的及时赶到参战,从而使杜邦的师免遭被全歼的厄运(这个杜邦勇猛有余,而谨慎不足;在西班牙也是因为轻敌以至全军覆没)。

图片 2

1801—1807年

1801年1月,絮歇被委任为帕多瓦总督,一直在那里待到4月。7月24日,絮歇被任命为步兵总监,1803年指挥第四师和其他”大军团”部队一起在布伦扎营训练,准备渡海攻英,1804年絮歇荣获大军官级荣誉勋章。在1805年的战役中,他先是在苏尔特元帅麾下任职,不久在拉纳元帅第五军中任第三师师长。拉纳对絮歇的勇气颇为赞赏,事实证明,拉纳的看法是完全有根据的,絮歇以极大的勇气率领他的师参加了乌尔姆、奥斯特利茨等战斗,表现出色。1806年战役中,他的师在10月10日的萨尔费尔德之战中任前锋,他以娴熟的机动战,摧毁了普鲁士费迪南德亲王所率领的普萨联军。耶拿之战前夕,拿破仑在絮歇师的露营地待了一晚,他们一起讨论了其前沿阵线的布置。在10月14日的耶拿会战中,他将敌人赶出其在兰德格拉芬堡的阵地,从而为后续部队打通了前进的道路,拿破仑对此评价道:”他打开了战场的大门”。当日晚上,絮歇与缪拉的骑兵一起追击向魏玛全面败退的霍恩洛厄亲王。在1806年12月26日的普图斯克之战和1807年2月16日的奥斯特罗文卡之战中,他的师荣获“善战师”的美名。作为对他能力的肯定,他在8月接替受伤的拉纳暂任第五军军长。

1808—1812年

1808年3月19日,絮歇获颁骑士级铁王冠勋章、指挥官级萨克森圣海因里希勋章,并受封为帝国伯爵。11月16日,经双方家人撮合,絮歇与芳龄十八的奥诺里娜·安托万·德·圣约瑟夫终于在巴黎卢森堡宫结为伉俪。那里是约瑟夫·波拿巴的家宅,朱莉王后也出席了婚礼。絮歇夫人是朱莉·克拉里和德西蕾·克拉里的外甥女,絮歇从此和法国皇室和未来的瑞典王室搭上了关系,晋升之路自然更加顺畅。

12月1日,匆匆度完蜜月的絮歇奔赴西班牙战场,在那里,他成为镇压游击队最得力的将军。絮歇的军事与行政管理才华开始真正地大放异彩。10月2日,任西班牙军团的莫蒂埃第五军第一师师长。12月,参加萨拉戈萨围城战。1809年4月5日,在拉纳元帅和迪罗克将军的推荐下,拿破仑用絮歇取代朱诺将军担任西班牙军团第三军军长,并任阿拉贡省总督。在所有的占领者中间,他算得上是一个公正、严格、成功的管理者。他迅速地平息了布莱克起义,虽然在5月23日的阿尔卡尼斯之战中因为部队士气低落和人数占劣势而败于布莱克,但旋即在6月15日的玛利亚之战中打败布莱克,6月18日在贝尔奇特、1810年1月在阿尔文托萨再败之。絮歇是个体恤关心下属、善于治军的将领。在取得玛利亚之战和贝尔奇特之战的惊人胜利后,絮歇慢慢地向每个人灌输他们是精英部队的一分子,并且有能力成就伟大功绩的观念。他使步兵和炮兵之间形成了更好的协作关系,还成功地让德意志人、波兰人、意大利人甚至西班牙人融入第三军中。絮歇希望部下配合协调,他成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