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1

参军时被编入211旅步兵7营,缅军从各个地方集结了第44师

原标题:一定要让英雄魂归故里 ——怀念在孟瑶战斗中牺牲的李大排长

有网友反复要我来谈谈缅甸山地丛林战!其实,我们应该向彭家声他们这些山地丛林战老前辈学习,我虽然行伍出生,也不敢在缅甸丛林战高手果敢同盟军克钦军若开军等山兵面前班门弄斧!

图片 1

  3月17日至23日在仰光举行的缅甸第七轮全国停火协议谈判成了各方期待的焦点。《环球时报》记者日前深入了解这场战事交战双方的武器装备与战术战法,深感缅北和谈的紧迫与必要性。

调整组建以来,第77集团军某旅党委面对驻地环境改变、部队转型建设等考验,始终坚持以“三个没有”精神激励全旅官兵“扛红旗,争第一”,充分发挥“红色家谱”的感召作用,强化备战打仗的使命意识,给战斗力建设注入强劲动力。请关注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的报道——

一定要让英雄魂归故里

个人观察:
已经84岁高龄的果敢王彭家声能够非常淡定地应对山地丛林作战,因为他知道先进的装备在丛林很难指望发挥作用,环境又如此恶劣,剩下来的办法只能是加强人员的训练,把缅军的武器装备和数量的优势变成了后勤补给困难的劣势,从而取得了果敢战役的主动权。通过分析缅北非正规的山地战,使我们更加懂得珍惜和平,明白当务之急就是要建立一支适合山地战的边防部队,通过反复训练和培养,以适合西南地区地形条件下的山地战。

图片 2

  同盟军没什么重武器

图片 3

——怀念在孟瑶战斗中牺牲的李大排长

现根据公开资料分述如下。

图片 4

  在果敢拱掌地区,平均海拔1400米的山岳高峰是果敢同盟军211旅的主战场。与之对抗的是从果敢老街源源不断前来的缅军作战部队和从腊戍起飞的战斗机及武装直升机。

第77集团军某旅主题教育为战斗力建设注入强劲动力

图片 5

一、地理环境

㊙华夏兵王在女儿国里当保镖,泡美女,斗恶少,尽享奇人之福!(点击蓝字阅读)

  一名李姓营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们多数士兵装备的是AK-47突击步枪、仿81步枪、手枪,最重型的武器就是RPG火箭筒。”《环球时报》记者在德昂民族解放军守卫的一处阵地,曾看到一名执行战备任务的士兵除了手榴弹、步枪和匕首外,腰里居然还挂着一个弹弓。这名士兵解释说:“别小看它,如果在山林近战,我这玩意不比狙击步枪差,而且没有声音!”德昂民族解放军的营长腊翁称:“它还能帮我们解决肉食问题。”德昂士兵可以用它射杀小鸟。

强军路上续写“红色家谱”

李大排长

缅甸位于亚洲东南部、中南半岛西部,其北部和东北部同中国西藏和云南接界,中缅国境线长约2185公里,其中滇缅段为1997公里;缅甸的形状就像一块钻石,从南到北长约2090公里,东西最宽处约925公里。

据满皆(Manje)地区的村民介绍:从2018年9月12日当地时间下午6点左右开始,直到2018年9月14日,驻扎在满皆(Manje)的德昂民族解放军(TNLA)和果敢同盟军(MNDAA)联合与缅军在雷林(Loi
Lem)地区发生交战,战事一直在持续当中,且联军联手击退了缅军的多次进攻,缅军节节败退,士兵士气衰减,元气大伤,屡战屡败。

  前段时间,在211旅部指挥所附近,《环球时报》记者参观了他们的武器屯集地。这是一个隐蔽在密林深处的简易仓库。李营长随手递给《环球时报》记者一支步枪,木质枪托上有白色的缅文。李营长称:“这些枪和子弹有的是从缅军那里缴获的,也有政府支持的民团通过特殊渠道卖给我们的。”211旅的杨旅长谈到武器装备时比较头疼:“我们最重型的家伙就是60迫击炮了。”

近日,一场装甲步兵多课目综合突击战术演练在岷江之畔进行。陆军第77集团军某旅三连官兵驾驶某新型战车,在硝烟弥漫的陌生复杂地域展开多项连贯课目演练,锤炼能打胜仗的过硬本领。

李大同志今年50出头,果敢人,傈僳族,2015年2月9日参军,参军时被编入211旅步兵7营,牺牲时任排长。李大同志是一名革命信念坚定、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同志,先后参加过南天门山战役、烂巴寨防御战、新白鱼河后山防御战、孟瑶战斗等多次重大战斗。

果敢位于缅甸东北端的掸邦高原,紧邻中国云南省,地理坐标为北纬23°24′54〃—24°09′24〃、东经98°24′14〃—98°53′42〃。地势海拔在450至2400米之间,平均海拔1200米,最高2400多米。山与山之间的坝子海拔约1100米,是果敢的精华地带。西临萨尔温江与木邦相峙,东与中国云南省镇康县、沧源佤族自治县、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接壤,北面是龙陵县、潞西市,南以南定河与佤邦相对。首府老街和中国镇康新县城南伞镇仅相距7公里。西边以怒江为界。果敢地处比高500米左右,坡度多在30至60度。主要山脉由西北走向东南,支脉纵横交错。多为土山。山顶面积狭小,山脊或平缓或狭窄,两山之间多为浅沟山谷,谷深达数十至数百米。群山中的小盆地(坝区),多为旱地。

据克钦媒体报道:缅军正计划准备强行攻下克钦独立军(KIA)第九旅和第六营的根据地帕敢,缅军目前正在侵占强攻克钦军的据点,并掌控了克钦独立就(KIA)第2旅第14营的据点Jawan
Maw, Wahka
Maw等地方,为此缅军一直不断进犯克钦邦,不顾百姓生死,强行征兵。现在缅军为了全权控制这几个地方,计划先从Lido公路入手,因为这条公路连接着克钦独立军几个旅。因此,缅军从各个地方集结了第44师,66师,101师等军队,克钦军和缅军近日一直都有小规模的战事发生,但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克钦军和缅军的大战还是避免不了了。

  “就地取材”成了果敢同盟军解决后勤补给的主要方式。《环球时报》记者曾偶遇一个挑着鸡和菜在果敢山区中售卖的当地山民。果敢同盟军军官当即决定将其全部买下。“价钱跟你们云南南伞菜市场上没有什么两样。”这次购买的5只鸡分别给了五处阵地的官兵,该军官坦言:“战事激烈时,我们一整天只能啃干粮。”

“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没有战胜不了的敌人。这‘三个没有’精神是我们旅的旅魂。”该连指导员包义峥向笔者介绍说,1946年,着名的泗县战斗结束后,连队五班长马森贵在战斗小结中总结出了“三个没有”,随后在全团推广,传承至今。

8月17日当地时间早上8点,缅军99师一部在掸邦“孟瑶”地区进攻联军同盟军211旅、德昂军6旅联合防区,战斗打响后,缅军动用迫击炮等重武器炮击联军防区,联军官兵奋勇还击,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烈交火,缅军对联军防区强攻未果。李大同志也在这次战斗之中,当时他带着一个排与敌人交战在交火最为激烈的防线。

林深草密。多数山地被森林和戒烟后旱地的杂草覆盖。丛林密度大,枝叶繁茂,终年常青。海拔千米以上树高林疏,藤草较稀。林间空地、弃烟地和坝区边沿,多有茂密的“飞机草”、高茅草。山沟和江河两岸的山坡多为竹林或者灌木林,有些地区开发为甘蔗地或耕作地。

图片 6

  在果敢土生土长的李营长并不担心缅军的封锁和即将到来的缅北雨季:“我们多数战士都是果敢山民,只要带上大米和盐,他们就能在山上任何地方生活十天半个月。”李营长进一步解释说:“山上有几十种可供食用的山野菜,比如说漫山遍野的白露花,用水焯焯再凉拌一下,那滋味是很美的。”在雨季到来后,野生菌更是美味。李营长表示:“我们对新兵培训的第一课就是如何就地生存,教他们采食山野菜,以及可以治病的中草药。”他随手捋起一片草叶说:“这种叫红军草的就可以给小的创伤止血!”

革命战争年代,正是这股不屈的战斗精神,激励着全体官兵在战场上奋勇杀敌。在三连历史上,先后涌现出“益林战功班”“吴克斌英雄排”等彪炳史册的战斗集体,先辈的红色基因已融入每一名官兵血脉,成为砥砺奋进的强大动力。

8月17日,缅军的第一波进攻被击退,李大排长在上级首长的指示下,利用战歇间进行调整,在部队转移过程中,缅军发动炮击,李大排长不幸被敌重炮片击中身体要害,受伤严重,当场失去知觉。17日下午,缅军发动更为猛烈的进攻,由于一线战事吃紧,李大排长伤势过重,于次日凌晨抢救无效壮烈牺牲。

二、气象条件

图片 7图片 8

  夜战、近战、运动战和打伏击是同盟军惯用战术

“我是‘益林战功班’第1116名战士,我宣誓……”走进五班宿舍,笔者正好赶上了一名新战士的入班仪式,宿舍墙上赫然醒目的“益林战功班”5个书法大字苍劲有力。对三连官兵来说,五班就是三连的“特种兵班”,只有最优秀的战士经过层层选拔才有资格进入五班。

图片 9

炎热多雨,雾大潮湿。一年四季差别不大,只有雨季和旱季之分。每年五月至十月为雨季,十一月至次年四月为旱季。年平均气温为25度左右,一、二月较凉,四、五月最热。每天13时至15时河谷和坝区温度高达38度左右,有的地区在烈日下可达50度以上。同一地区昼夜、晴雨、山顶与坝区温差常达15度左右,常常晚上穿大衣、中午穿背心。海拔每升高100米,温度下降0.6至1度。年降雨量在1300至2000毫米。七、八月雨量最为集中,三分之二的时间降雨。多为暴雨、阵雨、大雨。旱季雾多,坝区、山谷更多,零时起雾,早晨最浓,能见度仅为10米左右。日出后缓慢消散,有时延续到11时左右。湿度大,去年平均相对湿度为80%,雨季可达90%以上。

好文推荐,点击下方蓝字阅读:

  腊戍至果敢老街的公路是缅军2月24日宣布“完全控制”的战略目标。“打伏击是我们对付政府军车队的最常用战术”,果敢同盟军某旅作战处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缅军的后勤补给只能通过这条重要公路前送,而现在能够腾出的押运兵力不多,所以我们一方面断其粮草,一方面也补充我们自己。”“打伏击的另一大好处是,由于两军近距离交战,缅军的空中力量和重炮就发挥不了作用,一定程度上抵消了对方的火力优势。”果敢同盟军211旅杨旅长解释说:“我们另一个主要战术就是运动游击战,也就是利用我们对地形熟悉,以及山高林密的掩护,在运动中接近敌人消灭敌人,同时躲避对方的集中打击。”

1948年3月的益林进攻战中,五班因作战勇猛被新四军授予“益林战功班”荣誉称号。五班先后荣立集体一等功2次,二等功5次,三等功38次,培育出了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刘正昌、一等功臣刘方军等一大批战斗英雄。

2018年初,李大排长在集训结束后与该营营首长合影留念

三、交通状况

㊙揭秘!95开头的“骚扰”电话原来是他们打给你的……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知道这句诗的李营长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后半句改成‘我却用它寻找敌人’就是我们当下的战术。山里长大的孩子走夜路打夜战不需要照明,借着月光就能迅速攻击目标。”

每次晚点名,“吴克斌英雄排”的战士们在排长的带领下,齐声高喊:“吴克斌,到!”这是全排官兵对战斗中英勇牺牲的老排长吴克斌穿越时空的致敬。

李大排长给我们留下的宝贵财富

河溪少、道路少,路况差。公路较少,多为土石路面,路面较窄,曲半径小,坡度较大,简易桥梁多,负荷量小,雨季容易塌方、堵塞。山间公路和小路既少又窄,多沿山脊、丛林、河谷穿行,交通困难,而且经常不贯通。雨季道路泥泞,路迹不明,经常被山洪冲断或者杂草覆盖,图上地形与实地不符合的现象比较多。

㊙某平台女主播为了红竟不惜去凶宅做直播,结果……

  “狙击手是我们最厉害的武器!”杨旅长对《环球时报》记者说。25岁的罗姓青年是211旅的头号狙击手,在一年多的萨尔温江以西游击战斗中,先后击杀缅军多人。这名士兵说:“我们的狙击经验是在实战中摸索出来的。最初他们觉得我枪打得准,所以选我当苗子培训。后来我们有了俄制和美制的狙击枪,但却不像其他军队那样有教官进行系统训练,只能边打边交流经验。”这名狙击手说,在山地丛林战中,狙击手的作用巨大,“心理威慑不亚于炮弹或机枪,因为果敢丛林中,普通人的视线不超过500米,一旦锁定目标,对方很难逃脱。”不过,这名专事“杀人”的小青年说,“我很想跟中国同龄人一样,多学点文化和技术。”他的梦想是开一家彩钢板建筑公司。

1946年8月的泗县战斗中,二排长吴克斌高喊“共产党员跟我来”,率领全排勇猛地向敌发起进攻,直到英勇牺牲。战后,二排被命名为“吴克斌英雄排”。在三连,二排官兵叫响“英雄排的战士当英雄”,事事争先。

李大排长身上有着陈年疾病,但仍坚持在一线同兄弟与敌军作战,他静默少言、不善于言表,但他积极参加政治学习和军事技能培训,骨子里怀揣着一颗革命者勇敢的心、滚烫的心。他的一言一行给全营官兵在行动和思想上带来积极的化学反应。

四、生存条件

㊙老父亲被黑社会殴打,特种兵王震怒,黑社会老大惨了……

  缅军守据点攻山头也很拼

在改革强军新征程上,三连作为该旅全面建设的排头兵,全面深入贯彻习近平强军思想,不断练强练精战场打赢本领。

2015年,时值南天门山战斗正酣之际,该营营首长考虑到李大排长“年事已高”,在一线作战腿脚不便,准备调他到后勤或机关部门工作,但李大排长却强烈要求留在一线,他要到最前线与兄弟们并肩战斗。李大排长的言行感染了身边的战友,使得全营官兵的士气高涨。

害虫较多,疾病流行。由于气候湿热,适于毒蛇、蚂蟥、蠓虫、苍蝇、蚊子孽生繁殖,常年不绝。疾病多,易于流行,其中以疟疾、痢疾、钩端螺旋体、恙虫病最为突出,其中恶性疟疾和痢疾对部队危害最大。每年五、六月和十、十一月发病率最高。常见的多发病还有中暑、腹泻、烂脚、下肢溃疡等。骡马传染疾病,主要有血锥虫、炭疽、风湿病等,其中以血锥虫病流行最广、危害最大。

㊙黑老大去世,9万马仔送行,万部豪车开路,追悼会出动2万警官维持秩

  杨旅长谈及对手时表示:“政府军很擅长守据点。因为他们构筑阵地规范,加上有完善的重武器,所以想啃掉他们的据点是很艰难的。”

光荣的历史孕育光荣的部队。走进三连所在旅营区大门,“金刚钻”3个大字在阳光下闪闪发光。1942年4月,该旅前身新四军四支队10团,在着名的杞岗攻坚战中仅仅用24分钟就击溃了500余名日伪军,战后被授予“金刚钻”荣誉称号。

李大排长的牺牲是全营官兵的一大损失,是同盟军的一大损失,是民族民主革命力量的一大损失!即便他离我们远去,但他的事迹、他的思想品行却给我们带来了的深远的影响,是同盟军、是缅甸民族民主革命力量的一大精神财富。

五、人文风俗

图片 10

  从果敢同盟军缴获的政府军武器来看,缅军的单兵装备与果敢同盟军差不多。而精锐的作战部队虽然配备了坦克和战车,但这在果敢高山密林为主的地形里,除了在主要公路上担负掩护运输部队和守点威慑外,起不了更多作用,因为近45度的爬坡和土质公路让战车坦克的机动性大损,反而容易成为攻击焦点。因此,投入支援作战的是缅甸空军的主力战机和远程火炮。不过,国际军事观察家认为,缅北的山地和密林极大削弱了空中打击力量的威力。

调整组建以来,该旅党委面对驻地环境改变、部队转型建设等考验,始终坚持以“三个没有”精神激励全旅官兵“扛红旗,争第一”,充分发挥“红色家谱”的感召作用,强化备战打仗的使命意识,给战斗力建设注入强劲动力。

一定要让英雄魂归故里

民族众多,人烟稀少。这一地区,民族成分复杂,主要有景颇族、佤族、崩龙族、汉、瑶等少数民族,语言、风俗习惯各异,宗教迷信的影响较深,禁忌多,经济文化落后。边境两侧居民有的是同一民族,有的有亲属关系。

㊙揭秘:14路公交车闹鬼灵异事件之谜!到底是杀人抛尸还是灵异事

  牵引火炮为主的远程炮兵是缅军在缅北战事中最具威力的武器。据《环球时报》记者了解,缅军据称有76毫米、88毫米、105毫米若干种。在此次战事中投入的是76毫米和105毫米火炮。

结合“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该旅邀请参战老首长和战斗英模宣讲红色故事,利用地方红色资源开展“红色基因共培共育”活动,把“三个没有”精神烙印在全体官兵心中。

李大排长重伤后是在一户农家进行抢救,由于当时孟瑶战斗非常激烈,李大排长的遗体并不能及时运回红岩革命烈士陵园,部队不得不把他的遗体火化,将骨灰暂时安放于江西地区。

六、对连排级分队战斗行动的影响:

㊙外籍教官瞧不起中国军人,中国女特种兵分分钟教他做人

该旅政委蒲毅对笔者说:“三连的红色历史是我们旅宝贵的精神财富,作为红军传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将其发扬光大,全面建设一流陆军旅队。”

没能将李大排长的遗体带回果敢这是该营官兵的一大憾事。每每提及李大排长,该营营长对这位老同志、好兄弟无比思念,对他的不幸牺牲深感惋惜。这名营首长表示:“条件成熟之时,一定要让我们的英雄魂归故里,将他的骨灰安葬在我们的红岩革命烈士陵园”。

热带山岳丛林地的山、林、热、雨、雾的综合因素,便于隐蔽集结和秘密接敌,达成战斗的突然性;便于广泛实施迂回包围,穿插分割,近战歼敌;便于轻装步兵和小分队活动,开展游击作战;便于凭险据守,扼制要点,节省兵力;便于隐蔽配置和机动,进行伏击和袭击;便于就地取材构筑工事、设置障碍、制作简易渡河和工程保障器材;便于采集野生食物,克服短期困难。

㊙逼疯日本人!特种兵退役隐居都市,专杀日本战争罪犯!

“二九英灵魂归故里风云壮,万千勇士血洒疆场日月新!”同盟军2016年勐古战役追悼大会的挽联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在这个特殊环境下、特殊的战争时期,我们没有条件给李大排长一个风光的葬礼,一个体面的追悼会,我们在这里只能默默地祝福我们亲爱的战友,我们可爱的兄弟一路走好!

七、对连排级分队战斗行动的不利影响:

㊙常年在边境出任务的特种兵,战后为何选择退役?

注:以上大部分内容为李大排长的领导口述,笔者整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指挥、协同、观察、射击和通信联络困难;不便于机械化和重装备的运动,步兵越野运动时,需要翻山、穿林、过河,有时还要砍林开路前进,人员体力消耗大,运动速度缓慢,容易迷失方向,走错路;进攻中队形不易展开,展开后又容易失去联络,容易被敌人和地形分割;防御阵地间隙大,死角多,翼侧暴露,战斗队形容易被割裂;化学毒剂滞留时间较长,容易造成立体染毒,生物细菌不易消除;从下缅甸过来的缅军武器装备易锈蚀,人员、马匹容易患病,补给、战救均较困难。

㊙持续两天的战斗结束了,他抱着牺牲的战友遗体,茫然的跪在大雨之中……

责任编辑:

八、武器装备

图片 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