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有伏羲、炎帝、少昊、帝颛顼经管,少昊在东方鸟国为王时

少昊又称穹桑氏、金天氏,名字叫挚,本相是一只金雕。他起初在东海外几万里远的海岛上建立了一个鸟的王国,文武百官全系各种各样的飞禽:凤凰通晓天时,负责颁布历法。鱼鹰骠悍有序,主管军事;鹁鸪孝敬父母,主管教化;布谷鸟调配合理,主管水利及营建工程;苍鹰威严公正,主管刑狱;斑鸠热心周到,主管修缮等杂务。五种野鸡分管木工、金工、陶工、皮工、染工;九种扈鸟分营农业上的耕种、收获等事项。

黄帝主宰宇宙,坐镇中央,东、南、西、北四方,自有伏羲、炎帝、少昊、帝颛顼经管。那少昊的母亲皇娥原是天上的织女,她在玉砌的宫殿里纺纱织布,往往要忙到深夜,她编织出来的锦缎,就是那天空中流光溢彩的云霞。疲倦时,皇娥常常轻摇木筏,在银河里倘佯。一日,皇娥沿着银河溯流而上,驶往银河源、西海边的穹桑。

他们实际上的职务,似乎比较清闲:少昊住在长留山,主要的工作是察看向西天落下去的太阳,看它反射到东边的光辉是不是正常。蓐收住在长留山附近的渤山,所做的工作也和他父亲差不多。太阳西沉,气象辽阔浑圆,霞光映红半边天,所以少昊又叫圆神,蓐收又叫红光。单从他们的名字上,就可以想像到这一幅庄严而美丽的落日图景了。

少昊住在长留山,蓐收住在渤山。父子俩名义上管理着西方三十六国,实际工作却很轻闲,只是在每天傍晚观察西落的太阳反射到东边的光辉是否正常。红日西沉,浑圆壮阔,霞光满天,因此少昊又叫员神,蓐收又叫红光。他们的名字,构成了一幅庄严而凄美的落日图景。

少昊又称穹桑氏、金天氏,名字叫挚,本相是一只金雕。(www.lishixinzhi.com)他起初在东海外几万里远的海岛上建立了一个鸟的王国,文武百官全系各种各样的飞禽:凤凰通晓天时,负责颁布历法。鱼鹰骠悍有序,主管军事;鹁鸪孝敬父母,主管教化;布谷鸟调配合理,主管水利及营建工程;苍鹰威严公正,主管刑狱;斑鸠热心周到,主管修缮等杂务。五种野鸡分管木工、金工、陶工、皮工、染工;九种扈鸟分营农业上的耕种、收获等事项。

慢慢地,他们彼此都心心相印,产生了爱情,玩得忘了回家。这少年跳到皇娥驾驶来的木筏上,划着木筏,两人一同浮游在月光的海上。

黄帝主宰宇宙,坐镇中央,东、南、西、北四方,自有伏羲、炎帝、少昊、帝颛顼经管。那少昊的母亲皇娥原是天上的织女,她在玉砌的宫殿里纺纱织布,往往要忙到深夜,她编织出来的锦缎,就是那天空中流光溢彩的云霞。疲倦时,皇娥常常轻摇木筏,在银河里倘佯。一日,皇娥沿着银河溯流而上,驶往银河源、西海边的穹桑。穹桑是一棵八百丈高的大桑树,它一万年结一次果,结出的桑椹色泽鲜紫,香气清远,吃了可以与天地同寿。穹桑下、银河畔,一位容貌超尘绝俗的少年在徘徊,少年是黄帝的同胞兄弟西方白帝的儿子金星,就是那颗每天凌晨在东方天穹闪闪发光的启明星。少年与皇娥一见钟情,订下了终身之约。他俩用桂木做桅杆,用香草做旌旗,又雕刻了一只玉鸠放在桅杆顶端辨别风向。在随风漂流的木筏上,少年如行云流水般弹奏起桐峰梓瑟,皇娥和着琴声唱起了情歌,歌罢,少年复轻轻唱和。两人相依相偎,

少昊在东方鸟国为王时,他的侄儿、也即黄帝的曾孙帝颛顼曾来探访。少昊忒喜欢这个侄儿,为了培养他的执政能力,特意让他协助治理政务;还亲自制作琴瑟,教他弹唱。帝颛顼长大,回到自个儿的封邑去了。少昊睹物伤情,把琴瑟抛到海底的深沟里。听长年航海的水手说,风轻月朗、碧海无波的静夜,从大海深处偶尔会传出阵阵悠扬悦耳的琴声,那是少昊的琴瑟在鸣唱呢。

他们拿桂枝做船桅,拿芳香的薰草拴在桂枝上做旌旗,又刻了一只玉鸠放在船桅顶端辨别风的方向,因这种鸟能知道一年四季的风向。后世船桅或屋顶上设置的“相风鸟”,据说就是玉鸠的遗制。

皇娥夜织
一唱一和,乐而忘返。一年以后,少昊诞生了,他是皇娥和少年爱的结晶。

少昊住在长留山,蓐收住在渤山。父子俩名义上管理着西方三十六国,实际工作却很轻闲,只是在每天傍晚观察西落的太阳反射到东边的光辉是否正常。红日西沉,浑圆壮阔,霞光满天,因此少昊又叫员神,蓐收又叫红光。他们的名字,构成了一幅庄严而凄美的落日图景。

黄帝自从打败炎帝,做了中央天帝之后,便叫他的侄孙少昊来做西方天帝。

黄帝封少昊为西方金德之帝,少昊告别他的百鸟,留下人面鸟身的大儿子木神勾芒做东方木德之帝伏羲的属神,自己带着人脸虎爪、遍体白毛、手持大斧、身乘双龙的小儿子金神蓐收回归故乡。

黄帝封少昊为西方金德之帝,少昊告别他的百鸟,留下人面鸟身的大儿子木神勾芒做东方木德之帝伏羲的属神,自己带着人脸虎爪、遍体白毛、手持大斧、身乘双龙的小儿子金神蓐收回归故乡。

这个少年虽然大有才干,年纪毕竟还小,需要娱乐和游戏。做叔叔的少昊,便特地为侄儿制作了琴和瑟,供给他玩耍。后来侄儿长大成人,回到自己国家去了。琴瑟没有用处,少昊便把它们抛到东海外的大壑里。说也奇怪,每当夜静月明,碧海无波的时候,从那山壑的深处,就会传来一阵阵悠扬悦耳的琴瑟声音。直到许多年以后,乘船过海的人,偶尔还能听见海波中的这种神秘的音乐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